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法制生活 >

自杀还是他杀,半百老人为父缉凶35年!

来源:凯迪社区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 2020-03-14 21:18
   
   

内容简介:有人说:迟到的正义不算正义;也有人说: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这话我深信。我们也必须深信! 证人杨木磷称,案发当晚凌晨三时左右他在尸体现场附近看管番石榴园,目...    

   
  有人说:“迟到的正义不算正义”;也有人说:“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这话我深信。我们也必须深信!

 
  善恶终有报,作恶者必遭天遣,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邓世平老师在沉冤16年之后终大白于天下,作恶者一干人等也均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邓老师沉冤得雪,它虽然得益我国法治的长足进步,得益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持续深入,同时也得益于公安机关的勇敢纠错和邓世平之子邓蓝冰16年中的苦苦求索与坚持。

  然而,乌云也有遮住太阳的时候,冤屈也有得不到伸张的时候,有的且可能会永远埋藏于“地下”!

  广东汕头――35年前的一桩“命案”,虽然留下了诸多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疑点,但时而今日县、市、省仍没有一个确切的“结论”,“被害人”彭财通之子彭坤金35年中他持续不断地向上控告,却还是没有得到一个想要的结果。如今,他也由当年的青少小伙变成了年过半百的老头,他向上寄出的控诉信件多达上千封,甚至赴京上百次,为为父缉凶,他卖掉了乡下的老屋,卖掉了位于深圳的一套房子,然而,长路依然漫漫,真相依然茫茫……

   无名尸体惊现荒郊野外!

  1985年9月8日凌晨6点,惠来县美园村民王水林和杨庭城等人上山干活,在山上水库不远处猛然看见了一具尸体,受到了惊吓的他们连忙向辖区华湖派出所报案,当日惠来县公安局刑警队谢永顺等人赶到现场,经勘查,初步确定死者系“外伤暴力性致死后抛尸”;因死者是潮阳县人,当年9月9日,潮阳县刑侦人员去现场和惠来县刑侦人员办理了交接手续,随后案情就开始变得蹊跷了起来……

  据彭坤金称,潮阳县公安局刑警队有关人员,以及潮阳县人民医生张X(张X当时并非公安局专职法医,现任某区副区长)等人对尸体进行了勘查并解剖,随后即在镇派出所宣布死者系“脑血管意外破裂急性猝死”,身上的伤口血迹是死者生前深夜逃跑过程中摔伤所致,并非致命伤。死者胃内容物他们只是简单地装在一个由村干部彭X英提供的在水稻田里沟选过的玻璃瓶里,(该瓶未作消毒处理,当时为水稻喷药高峰期,甲胺磷为当时水稻常用农药,现场也没有公安局法医到场),后作出了补助800元理葬费处理方案,且威吓死者家属“马上收尸了结此案,不许上告”。

  彭坤金当时在海南打工,时年21岁,获知父亲死讯后匆匆赶回,他了解到了有关父亲死因的一些蹊跷细节后,要求潮阳县和汕头市公安局对死者死因重新进行鉴定并立案侦查,但遭拒绝,后在其强烈要求下,9月27日,潮阳县成立了联合调查组,由时任检察院彭木河(村支书彭钟炎宗亲)检察长率队进驻雷岭镇,随后作出了死者是“服甲胺磷致死”的结论。

   是服用甲胺磷致死,还是他杀?

  是服用甲胺磷致死,还是他杀?潮阳县公安局为何开始说是“脑血管意外破裂急性猝死”,惠来县公安人员为何说是“外伤暴力性致死后抛尸”?联合调查组为何说是“服用甲胺磷致死”?这样一桩简单的死亡案件,为何会先后出现不同的三种结论?真是越想越令人迷糊!

  彭坤金称,他父亲是一个十分刚强的人,如果是自杀,他为何要跑到6公里以外的荒郊野外去自杀,山路崎岖,步行需要2小时,难道他不能在家附近自杀?可见难以符合常理。

  据彭坤金调查了解,美园村民王水林、王才元、黄俊元等人向他证实,当天惠来县公安局结论为“他杀”,且清理了死者口腔,未发现农药残留,现场也无农药瓶子,甚至死者死于何时也无结论。当时死者身上有多处伤口血迹,白文化衣后背有一个“大脚印”,也无服农药时呕吐、挣扎致死迹象。

  证人彭锦成称,案发当晚凌晨1点多,彭锦成在村口上厕所时看见有两个男人用肩膀架着一个人胳膊往村外的糖房方向出去,后面跟着六个男人。
   
      

  证人杨木磷称,案发当晚凌晨三时左右他在尸体现场附近看管番石榴园,目睹有八个男人从鹅地村山岭方向持手电筒抬尸。
  证人彭辉明、彭武英曾证明当晚12时彭财通还在村治保会二楼小屋,与鹅地村委事后出示证明彭财通离开时间有严重出入,并说:“彭财通的死与治保会主任彭江松有直接关系”。

  村干部彭辉明和彭武英(村长)还证实彭文光堂兄彭林周也一直在治保会现场。彭江松在治保会当天多次公开威胁说:“今晚财通有拿钱来则活,不拿钱来则肉溶(即要死去)。有人已手痒痒,已等多年了。”(意即彭镇喜与其父亲有宿怨等人愿充当打人急先锋,挟私报复打人)。

  当日下午,闻知死讯的死者妻子及其三儿子以及死者其它亲属赶到现场,均亲见彭财通身上有多处血痕,胸部肋部有七八处伤痕血迹,头部有血疱血肿,鼻子有割伤,阴部有出血,两手臂脱皮严重,右手有骨折,白文化衫后背有一个大脚印。那么,彭财通是死于自杀还是它杀?他之死彭江松等人又有无直接关系?

    村委会私设公堂

  时间追溯到1985年9月5日上午,彭财通之四子(16岁)与本村支部书记彭钟炎二儿子彭绍洪(14岁)玩纸牌发生口角,彭钟炎大女婿彭文光(25岁)闻讯后,即对其进行殴打,并电话通知其远在深圳经商的岳父彭钟炎回家。

  7日上午,彭财通无意中碰见彭文光,质问他为何打人,双方为此又发生了口角。随后彭钧坤、彭钟利率领彭钧彪等两个家族十几位亲人提棍棒围堵彭财通于该村彭娥西铺内,扬言要打死彭财通,后在众乡亲劝阻之下作罢。当日下午,村治保会主任彭江松(彭钟炎房亲),将彭财通和彭文光两人带往惠来县人民医院验伤,经查双方都无伤;但彭钧坤(彭文光胞兄,本村赤脚医生)凭借关系为彭文光办理了入院观察。

  当晚彭钟炎回家,即派治保员彭和春和村干部彭辉明持棒杆强行将彭财通押往村治保会,关押在二楼一间小屋,强行要彭财通赔偿彭文光800元医药费用。性格顽强的彭财通不愿舍财消灾,也不求饶。后彭钟炎许诺赔偿款800元给治保人员喝茶费,指使彭江松支开村长彭武英和彭辉明等人,关上一楼铁门,指使彭增利、(彭钟利,彭钟炎胞弟)彭钧坤、彭钧清(彭文光胞兄)、彭钧彪、彭成文、彭镇喜(村治保员,彭文光房亲,与父亲有矛盾)、彭锦弟等人对彭财通进行捆绑殴打,次日,彭财通被人发现在6公里外的荒郊野外死亡。

  相信这是一桩并不难以查清的案件,有人证也有物证,广东省及汕头市有关部门只应秉着实是求是精神就一定会查出一个明确的结果。虽然事隔数十年,有的证人已故去,但大多数证人仍健在,一条生命虽然远逝,但不应让他成为屈死的冤魂。只要像云南“孙小果”案一样,勇于排除阻力打伞破伞,事情就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水落石出。35年,它看似一个数字,却是彭坤金为父鸣冤的一生。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为父缉凶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