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法制生活 >

贵州凯里:修路压覆矿场造成的损失缘何无人“埋单”

来源:一点资讯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 2020-08-05 14:39
   
   

内容简介:在贵州省黔东南州的凯里市,一项由当地政府主导的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在需要经过一处手续完备的矿场并将对其造成压覆性的巨大损失时,由于得到了矿场方面的理性对待和配合,因...    

   

在贵州省黔东南州的凯里市,一项由当地政府主导的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在需要经过一处手续完备的矿场并将对其造成压覆性的巨大损失时,由于得到了矿场方面的理性对待和“配合”,因而在尚未签订任何征迁赔偿协议的情况下,就开始进行施工作业,从而确保了这项建设工程的顺利实施。然而随着“时过境迁”,当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即将完工,政府专门设立的“两高”建设指挥部也在完成使命予以撤除之后,遭受巨大经济损失的矿场方面才“如梦方醒”地发现,自己在获取经济赔偿问题上似乎是“一脚踏空”,成了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与此同时,该项高速公路的业主单位也是“翻脸无情”,拒不承认自己负有对矿场损失的赔偿责任。为此,事件当事人刘总愤愤不平地发出了这样的质问:我们用理性来配合政府和业主单位的征地拆迁工作,为何却落了个“卸磨杀驴”、索赔无门的下场?难道在贵州省黔东南州的凯里市,只有“上访告状”、“制造影响”的过激行为才是维护自身权益的唯一途径了吗?

顾全大局因何也有“风险”

据刘总向记者讲述,自己是贵州省钜荣矿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钜荣矿业公司)的负责人。2016年10月28日,公司通过贵州省黔东南州凯里市政府招拍挂竞标出让的方式,获得了“凯里市炉山镇重晶石矿”的矿产开采权,生产规模为年产5万吨重晶石,矿区面积为4.8734平方公里,有效期为10年(即2017年1月17日至2027年1月17日)。2017年8月,矿山又进一步完善了安全生产、环保、林业等方面的各项手续,随后开始规划建设和准备生产的相关工作,是一家手续齐全、经营正规的矿业生产企业。

2017年底,由于凯里市环城高速公路北段项目K35-K37路段需要从炉山镇重晶石矿的中心区域穿过,因而直接造成因公路压覆矿区致使无法继续开采生产的状况。为此,从2017年12月13日开始,钜荣矿业公司就先后多次去人去函联系该项目的产权业主——中电建黔东南州高速公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电建公司),以及该项目的总包部、凯里市环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设指挥部等相关单位和部门,要求按照国家的相关政策和法律法规,对压覆矿山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

据刘总讲,当这条高速公路修到自己矿山所在的地段时,根本就是未经矿权人同意就强行闯入进行施工的。当时,矿上有不少人认为应当通过上访告状、组织人员阻止施工等方式来维护权益,及时获取应有的赔偿。但是,由于考虑到修建高速公路毕竟是国家和地方政府经济建设的需要,属于大势所向,自己根本不能阻拦而且也无法阻拦,因此从顾全大局的角度着眼,刘总说自己一直要求下属用理性克制的态度来配合政府的征迁工作,从来没有采取过任何过激的维权方式或行为。

刘总告诉记者,正是由于自己在矿山征迁赔偿问题上较多地照顾了政府和项目业主方面的感受,相信政府一定会秉公办事,“不让老实人吃亏”,熟料最终却是事与愿违,希望成空。现在,凯里市环城高速公路北段项目即将建成完工,负责协调和落实征迁补偿工作的黔南州和凯里市两级“两高”建设指挥部也是完成“使命”、“曲终人散”,而他的矿山损失赔偿问题却依旧是“悬而未决”、全无着落,像是被搁在“二股道”上的废旧车皮,再也无人问津、无人理睬了。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究竟是谁负有征迁赔偿的主体责任”问题上,黔南州政府和项目业主方——中电建公司至今仍在相互扯皮、纠缠不清,征迁赔偿工作似乎陷入到了“剪不清理还乱”的“混沌”状态,由此也导致征迁补偿工作的落实变得愈加“扑朔迷离”、遥遥无期了。刘总为此也发出了深深的哀叹,他说这项高速公路建设工程连“主人是谁”问题都“掰扯”不清就开始匆匆上马,其中究竟透漏着怎样的荒唐与悖谬?自己充分遵从当地政府和“两高”指挥部的要求,坚持不阻工、不上访,最终在索取赔偿问题上却落得个两手空空、“一地鸡毛”,难道这就是自己顾全大局所应承受的“风险与代价”吗?此中的苍凉与酸楚,自己又将向谁诉说呢?

“难产”的评估结果因何而“纠结”

据刘总讲,造成征迁赔偿问题迟迟不能落地解决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钜荣矿产公司与中电建公司在矿山损失评估结果上存在的意见和分歧。

2018年11月15日,凯里市“两高”建设指挥部召集有关单位和部门举行会议,会上决定由市“两高”建设指挥部与矿方共同委托北京北方亚事资产评估所进行矿权资产的评估。当时中电建公司方面也派人参加了会议,对此决定并未表示异议。2019年1月10日,评估报告出炉,对采矿权评估价值为4892.86万元。对于这一评估结果,中电建公司一方面对于评估结果不予认可,另一方面则是以自身“不是矿权赔偿的责任主体”为由,拒不履行赔偿责任。

在这种情况下,2019年4月26日州人民政府副州长杨承进主持召开了一次专题会议,会上明确要求对评估报告进行审计,并且特别强调要聘请有审计资质的机构,确保审计过程的公开、公平和公开。然而,负责审计组织和监督工作的州交通局、中电建公司不知出于何种缘由,竟然无视杨承进副州长的明确要求,聘请根本没有矿权评估资质的北京天健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来承担此项审计工作。五个月的核验与“忙碌”之后,北京天健公司也仅是提出了一个“咨询意见”,“意见”中不仅对采矿权的评估价值进行大幅“缩水”,仅为1922.23万元,而且还在“意见”中特别注明“仅供内部管理使用,对外不负法律责任”。刘总说,这样一家根本没有审计资质的机构出台的一份没有法律效力的咨询意见,其“混淆视听、制造干扰”的用意岂非已经是昭然若揭了吗?试问这样的“咨询意见”有何意义,又如何能够被人接受呢?

为了消除分歧,2019年9月22日,州政府副州长秦扬远又主持召开了一次专题会议,会上由中电建公司与州人民政府签订《征地拆迁工作协议书》,明确了由州政府负责协调该项目压覆矿产赔偿等工作事项,同时又决定在由州交通局、州“两高”指挥部、凯里市“两高”指挥部、中电建项目公司、钜荣矿业公司以及指挥部的法律顾问“六方见证”的情况下,采取现场抽签方式随机选取一家有资质的评估机构再次对压覆矿进行价值评估,并约定此次评估结果将作为最终的赔偿依据。

2019年9月27日,在州“两高”指挥部的会议室里,“六方”人员共同见证了现场抽签结果,最终北京地博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幸运中签,成为了此项评估工作的委托办理机构。2019年12月30日,正式的评估报告再次出炉,此次采矿权评估价值为4780.59万元。钜荣矿业公司对此评估结果表示了认可。随后黔东南州“两高”指挥部又专门发出了《关于对凯里环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设项目压覆矿评估补偿有关事宜的函【黔东南两高指函(2020)1号文件】》,要求中电建公司同意以此次评估机构出具的最终评估结果作为补偿谈判依据,并同意由市“两高”指挥部作为授权单位与矿方签订压覆矿补偿协议。但中电建公司仍旧寻找种种借口,一再推诿,绝不履行赔偿责任,致使赔偿工作就在这种“百般纠结”的状态下被延宕搁置起来……

究竟谁才是压覆矿的“赔偿主体”

刘总告诉记者,造成矿产压覆“索赔难”的另外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赔偿的责任主体问题上,州、市“两高”指挥部与中电建公司之间相互扯皮、推卸责任,犹如上演了一幕“真假美猴王”的大戏,导致“赔偿主体”似乎成了“雾里看花”,难辨真伪了。

据刘总讲,本来按照有关规定,该项高速公路建设工程作为政府主导项目,应当由中电建公司与州人民政府签订工作协议,由中电建公司委托州政府负责协调处理该项目中的征迁补偿工作。实际上,中电建公司也于2019年9月22日与州政府签订了《贵州省凯里市环城高速公路北段PPP项目征地拆迁工作协议书补充协议》,明确了“由州政府负责协调该项目压覆矿等工作事项,由州‘两高’指挥部具体组织实施”等内容。按照“谁压覆、谁补偿”的原则,政府在其中主要担负的是协调责任,而作为项目业主一方的中电建公司,则是需要承担具体的补偿结果。然而,中电建公司依仗着自己作为“央企”不受地方管辖的“特殊”身份,竟然凭借这份《协议》作为履行赔偿责任的“挡箭牌”,一再推脱自己“不是压覆矿补偿责任的主体”,蛮横无理地将赔偿责任推卸在了地方政府身上。尽管州政府多次召开专题会议,敦促中电建公司及时履行对压覆矿的赔偿责任,但均被对方置若罔闻、置之不理。特别是作为“最终结果”的第二次评估报告出台后,州政府又专门发出了《关于对凯里环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设项目压覆矿评估补偿有关事宜的函【黔东南两高指函(2020)1号文件】》,并且凯里市“两高”指挥部也通过发送《关于凯里市环城高速公路北段项目矿产压覆补偿相关工作的函》形式,要求中电建公司就压覆矿补偿工作进行授权。但是,对于州、市两级政府部门的敦促与接洽,中电建公司不知掌握了何种“玄机”与“秘诀”,总是以《贵州省凯里市环城高速公路北段PPP项目社会资本招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合同》中“明确土地使用权的提供为政府方”等为由,坚称自己不负有对压覆矿进行赔偿的主体责任,这显然是在混淆概念、“浑水摸鱼”。对此无赖行为,当地政府也是无可奈何、有苦难言。州、市两级“两高”指挥部都曾表示,自己只是个政府临时机构,对中电建公司拒不履行赔偿责任的行为,既没有行政上的管辖权,也没有法规赋予的执法权,所以对于最终解决压覆矿的赔偿问题实在也是有心无力、爱莫能助。只是这样的结果,其中的苦涩与寒凉只能是由钜荣矿产公司来独自吞咽、承担,而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又是怎样的无助与伤悲……

刘总还告诉记者,中电建公司不仅存在着不前置签订协议就强行侵占合法的矿权资产进行施工、拒不履行赔偿责任等违规事实,而且还存在着违法占用项目建设用地的问题。据刘总讲,中电建公司建设该段高速公路时,占用的土地近万亩,占用的林地达7000余亩,并且砍伐林木近万立方,而这些做法按照有关法规,都是需要上报国务院或相关部门予以批准后方可实施。但是中电建公司自恃“央企”身份,视地方的土地、林业等监管部门如“无物”,拒不履行项目建设用地层层审批、逐级上报的手续和规定,致使该项目用地至今仍处于监管失控的违法状态,面临着重大的管理失察和行政追责的风险,当地政府中的不少相关人员为此忧心忡忡、忐忑不安,但中电建公司对此却是若无其事、不以为意,真不知道他们藐视国家法规的勇气和底气究竟从何而来?

记者采访证实“违法用地”并非“虚言”

针对反映人举报凯里市环城高速北段项目至今未取得合法土地手续,存在未批先建违法施工以及对压覆矿不予应由补偿一事,7月20日记者对黔东南州有关部门进行了走访。

在黔东南州重点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原州两高指挥部),杨维荣主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凯里市环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设项目已经于2020年6月份全部完工,根据黔东南州机构改革的有关部署, 原来的州、市“两高”指挥部已于今年4月20日撤销,同时成立重点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隶属于州交通局。

杨维荣主任告诉记者,关于凯里环北高速(K35至K37段)项目压覆凯里市炉山镇重晶石矿一事,当时的州两高指挥部会同有关部门以及州领导多次召开协调会议,按照最终(注:1月22日,州人民政府秦扬远副州长、杨承进副州长在州政府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凯里环城高速北段项目压覆矿评估补偿有关工作事宜,同意此评估数额)第三方矿业权评估机构出具的评估报告结论补偿金额为4724.7万元,因中电建公司对补偿数额存在争议未能最终补偿到位。

对于凯里环北高速公路项目现在是否属于违法用地、未批先建这一问题。杨主任表示,重点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和以前的两高指挥部一样都是临时机构,没有行政执法权,现在该项目还未取得合法的土地手续,据我所知中电建公司目前正在办理中,办到什么程度了自己不太清楚,至于项目未批先建违法用地这一情况,还需要由执法主体单位进行调查处理。

在黔东南州自然资源局,关于凯里环北高速项目压覆炉山镇重晶石矿未补偿一事,杨光成副局长告诉记者,炉山镇重晶石矿是取得合法采矿许可的,并依法依规缴纳了相关费用,属于合法取得所有权,针对凯里环北高速项目压覆该矿未补偿我们也请示了省厅,答复说由当地政府协调处理,至今未补偿还是因为补偿金额有巨大争议。

至于凯里环北高速项目违法用地、未批先建有无查处执法一事,黔东南州自然资源局龙森副局长现场联系执法人员后告诉记者,项目公司正在整理材料报批土地手续,目前凯里环北高速项目未取得合法土地手续属于违法占地建设,州自然资源局执法人员已经向项目业主单位下达了接受调查通知书。

记者询问,凯里环北高速公路项目已施工建设两年有余,至今未批先建违法施工,州自然资源局作为执法主体有无进行执法?执法过程有无记录台账?还是根本没有进行过任何执法纵容他们违法用地至今等等问题,龙森副局长表示自己分管业务不久,将进一步调查后及时做出回复。

为了进一步了解凯里环北高速项目未批先建、压覆凯里市炉山镇重晶石矿不予补偿一事,记者又向黔东南州政府罗强州长提出采访,而罗强州长秘书周玲以“领导正在开会”为由,让记者留下采访提纲后表示,将尽快将问题向州长汇报,并及时向记者做出回复。但截止目前,黔东南州政府没有任何部门对以上问题做出回复。(记者李扬)


来源链接:https://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Q7I4YJQ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