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法制生活 >

篡改编制 拘留双规,扒光衣服,放火烧房 安徽涡阳女子举报领导遭报复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 2020-09-24 15:21
   
   

内容简介:近期媒体不断接到安徽涡阳县龙山镇计划生育服务站职工施善美女士反映称:自己无故被拘留双规、被人扒光衣服审讯、精神折磨让人窒息、生命惨遭威胁逼近死亡边缘、自己的房屋被人...    

   

近期媒体不断接到安徽涡阳县龙山镇计划生育服务站职工施善美女士反映称:“自己无故被拘留双规、被人扒光衣服审讯、精神折磨让人窒息、生命惨遭威胁逼近死亡边缘、自己的房屋被人纵火、最后导致离婚,无家可归的我,现在临时住在镇计生办”。记者听到这一系列的谜团式讲述,顿感毛骨悚然,匪夷所思。带着种种疑惑记者驱车来到事发地涡阳龙山镇一探究竟。

施善美反映材料照片

哀怜和悲酸诉说镇政府腐败

在涡阳县县城一见到反映人施善美,她就泣不成声的向记者诉说自己的悲惨遭遇与不幸。

我于1993年在涡阳县龙山镇计划生育服务站工作,97年4月正式被龙山镇政府签订劳动合同,涡劳配字(97)第09号文件,录用为劳动合同制工人,合同期限十年。2003年4月20日转正定级事业编制职工,涡人福字(2003)170号文件。做为一名党员,我在工作中勤恳敬业,任劳任怨,坚持党性原则,对党的计生工作一丝不苟,肯于吃苦,坚持真理,爱讲真话。由于太爱讲真话,实话,并向上级反映某些领导不作为,乱作为,背离党性原则,以权谋私,贪污腐败,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等问题,当时的龙山镇领导说我脑子一根筋,不会处理事,百般刁难,报复我,甚至恨之入骨。镇计生工作平时给同事分一个任务,给我分七个任务,完成不了经常挨批、挨骂,不让吃饭,工资停发三年,别人的工资照常发放。我找镇领导说明情况别人的任务那么少,为什么给我定那么多?什么原因?镇领导说:“你的能力强,工作认真,就应该定那么多”。我感到很委屈,工作踏实认真领导还不认可,这是什么领导?我一次次到涡阳县信访局,县纪委检举镇领导渎职不作为问题,问题干部不但没有被问责处理,反而新一轮打击报复更是变本加厉,我的生活处境便开始一步步陷入深渊。

施善美事业编制人事档案

拘留双规无证据 侮辱折磨受尽苦难

我向县信访局及纪委反映的问题一个都没有得到处理,最终都是不了了之。后来我检举到亳州市信访局,安徽省信访局均被打压回来。2004年5月6日凌晨12点左右我在熟睡,龙山镇派出所所长杨光,县公安局姚志平带队几十人身穿便装翻墙强行入室来抓我,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置之不理并反抗不跟他们走,他们就命手下人强行扒光我的衣服,众目睽睽之下,我赤身裸体被他们用被子把我强行卷走。看到几十人搜查我的箱子、柜子,屋子里折腾的一片狼藉,我问他们为什么抓我?!为什么要抄我的家?!他们不说话。我要求让他们出示相关手续及证件?不容我说话他们连打带骂强行把我带到涡阳县公安局,然后将我送到拘留所。7日下午又把我送到涡阳八一宾馆,在这期间我受尽了折磨与侮辱,我发高烧多次昏迷倒地,他们用脚踢我的头,踩我的手和脚,饿了不给我吃饭,渴了让我喝卫生间的自来水。16日县纪委姚伟写的保证让我抄写,保证出去不能跟任何人说,不准我上访,这样才可以把我放出来。龙山镇分管计生工作的副书记杨健康说:“叫你放出去你抓紧时间离开涡阳县,走的越远越好,你不需要上班,写个请假条就可以了,领导研究好了对你工资照发。”我不想离开我工作那么多年的工作岗位,想继续上班,家里的房屋被人纵火,无家可归,原本和谐美满的家庭最后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幸福的婚姻也以离婚告终,最后被逼无奈之下,我眼含热泪连夜离开了龙山镇。

施善美辞职表被人造假事业单位工资被人签字冒领

事业编制被篡改 工资被人冒领数年

现在我的社会养老保险金仍然由龙山镇政府缴纳,在外漂泊数年后,我我快到退休年龄。就在2019年3月,我到涡阳县社保局咨询了我的事业编制什么时间可以办理退休手续。社保局工作人员告诉我你是企业自由者不属于事业编制。不能以事业编制办理退休手续,只能以企业退休人员办理退休手续。我一听晴天霹雳,恍然无助整个人都蒙了,我本来就是事业编制怎么改成企业自由者了?我到涡阳县人事局了解情况,工作人员说:“你是下岗分流人员,不能以事业编制办理退休,(有档案证明我是事业单位职工),根据《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如果解除与劳动者的劳动关系。应当办理解除劳动关系的相关手续。我未接到任何单位的通知,从未办理过任何手续,我与龙山镇还是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再根据(2003年县人事局文件,涡人福字(2003)170号的转正定级文件),按照事业编制可以办理退休手续,但是与县社保中心办理退休。我到档案室调取个人档案,档案已经被人修改,辞职信也不是我本人所写?涡阳县乡镇事业单位分流人员辞职申请表也不是我本人所填?字也不是我本人签?包括照片都不是我提供的,内容都没有填写,全套资料都是伪造(照片材料为证)。我的工资表也是被人签我的名字领取我的工资,领取我工资的现在都是在职的镇长、副书记,镇党委委员之类的领导,目前都调动其他乡镇任职一把、二把主要领导(有证据为证)。这些领导知道我要上告,都私下把冒领我工资都给我退回来了,但是我都没有接收,一直还在这原封不动放着。

记者耐心听取施善美讲述自己的痛苦遭遇令人发指,问其施善美你犯什么错误龙山镇政府为什么把你拘留、双规呢?施善美说:“我也不知道我犯什么错误了,至今都是个迷,我冤枉的比窦娥还冤,我问当年的龙山镇派出所所长杨光为什么深夜抓我?有何依据?我一直追问杨光最后他道出了实情说领导叫抓的,具体也不知道什么理由抓你?但是杨光所长一直逃避这个问题,在问都不说什么原因。记者驱车来到龙山镇政府了解情况,到镇政府见到张成镇长,记者表明来意问起施善美的情况?

张镇长说:“对于施善美这种情况我们镇政府不回避,并以积极态度面对,她反映的几个问题我们镇政府领导班子也比较重视,对于施善美的遭遇我们也表示同情和理解,毕竟这个事也是之前镇政府领导遗留事情,我们也是不清楚,我们对这事也正在积极处理”。

当记者问起施善美被人深夜翻墙入室抓捕,扒光衣服、双规打骂的事情你是否知情?杨光等人去抓她你是否了解?张镇长说:“当时我还没在这个镇里工作,我也也才接过施善美这个上访问题的,对于这个事情不是我们镇政府的事情,是纪检委的事,再说我们镇政府也没有这个权利呀,公安派出所也不会这样做呀。当时负责龙山派出所所长杨光现在已经调到县公安局信访科了,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你可以找杨光本人问问”。记者电话联系原龙山镇派出所所长现涡阳县公安局信访科杨光,电话中杨光说施善美这个人我认识,至于案情我不能谈,对不起我在开车。说罢挂断了电话……。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施善美做为一名共产党员,一位普普通通的基层工作人员,她向党组织反映问题,都是出于对党的一片忠诚与信任,在说工作中发现同志或领导有问题,有缺点或错误向上级部门反映是为了及时得到整改和纠正,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或同志少犯错误,上级纪检监察部门发现问题应该及时立案调查,迅速处理,及时依规依法公布处理结果,然而,没想到的是,施善美所反映的问题件件犹如石沉大海,不但没有纠正解决,遭来的反而是接蹱而至的打击报复和人身损害。十多年来,施善美忍辱负重,四处奔波,希望?绝望?绝望?希望?这几个念头也像火熖一样一直在她的心中燃烧,事实上,这位性格刚强又不失有柔情一面的女人她这么忍辱负重的四处奔跑,要的就是一个理,她想通过媒体问一下政府,当年她犯什么错被双规拘留?!公安机关又是以什么理由和罪名对她实施抓捕的?!是谁深夜入室扒光她的衣服对她进行人格侮辱?!是谁改写她的档案冒领了她的工资?!是谁纵火烧了她家的房子……?!向政府问这些问题,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解决问题思考问题,涡阳县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是不是也该对此事进行反思,给施善美有个正面的交待,有个正面回答了?! 让施善美在漫漫上访路上由起点尽快跑到终点。

本报将继续关注。

来源链接:https://anhui.shixian-2.com/archives/16254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