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法制生活 >

包头稀土高新法院支持“借款放高利贷” 挑战司法底线

来源:一点资讯 作者:秩名 发布时间: 2020-10-16 11:01
   
   

内容简介:记者 \ 赵艳 杨 潇 本报讯:近日,内蒙古包头市稀土高新区法院审理一起王永明涉黑刑事案件,因刑事辩护律师当庭播放检察机关公诉人李书耀收受30万元贿赂,当庭揭露向检察官行贿...    

   

记者赵艳  

本报讯:近日,内蒙古包头市稀土高新区法院审理一起王永明涉黑刑事案件,因刑事辩护律师当庭播放检察机关公诉人李书耀收受30万元贿赂,当庭揭露向检察官行贿引发司法界震动,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无独有偶:近日包头市民王宇聪爆料:内蒙古包头市稀土高新区法院审判长王儒文、审判员赵涛、刘少东审理一桩发生在10年前“被股东”民间借贷案件。本来案件已经超过诉讼期限,在审理这起案件中,代理律师涉嫌伪造委托代理案件,诉讼程序被指违法,最奇芭的是当事人借款放高利贷的“非法经营行为”竟然获法院支持,被指挑战司法底线。

事件回放:虚假股东引发诉讼案

天上掉下来个“大股东”:在2020年5月包头市民王宇聪的资产门店突然被包头市稀土高新区法院查封,才知道自己在10年前被人告了。而且在2011年判决的案件,2019年才执行。王宇聪经过查访,才知道一家企业法人张世敏不知何时拿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注册成立了包头市凯亿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凯亿公司)将王宇聪注册成公司股东。最终目的作为股东承担“债务”。

王宇聪在调查中发现,这是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张世敏的凯亿公司将王宇聪注册成股东在“工商部门登记”,在公司章程、股东会议上、投资协议上签名全部不是“王宇聪本人所签”;王宇聪被冒充登记为“股东”,其本人从来没有参与公司投资,也没有参加公司股东会议,从公司注册至今更没有分一分钱的公司红利,从没有审计公司账目;

原告张永飞起诉称:被告包头凯亿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法人张世敏、股东金花、股东王宇聪“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该案在稀土高新区法院受理后,在2011年6月21日组成合议庭。2011年10月20日开庭。在王宇聪不知情的前况下,原告将借款人张世敏、以及公司股东列为被告诉讼,王宇聪位列其中。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下达判决,将张世敏的借款,判决由公司股东承担。从2011年3月到2020年将近10年时间,产生巨额利息;由此,法院将王宇聪数百万资产查封执行,而张世敏作为借款人将自己名下资产全部转移,更为巧合的是另一名股东金花是60多岁老人,名下没有资产,法院就执行了王宇聪的全部资产;

伪造委托,秘密开庭被指程序违法

伪造“委托代理人”身份,发生“诉讼代理程序违法”:

第一:内蒙古某某玉德律师事务所律师桥腘韦(化名),凯亿公司及其法人(借款人张世敏)的代理律师,同时也是凯亿公司的2名股东:张世敏、金花的代理人;四名被告的代理人都是“桥腘韦”律师。作为企业法人张世敏为推卸责任,将借款责任推卸给企业,让企业全部股东承担债务;企业与股东之间在本案债权债务关系中存在“厉害关系”,桥腘韦的代理行为涉嫌“违法”;

第二:桥腘韦未依法取得王宇聪授权,竟以王宇聪代理人身份出庭。

王宇聪根本不认识桥腘韦王宇聪没有授权委托桥腘韦代理案件。王宇聪对于开庭情况并不知情;因此,桥腘韦持有王宇聪《授权委托书》不是本人签名,属于伪造或者变造,桥腘韦作为王宇聪的代理人身份不合法,《民事诉讼法》第59条第一款规定,“委托他人代为诉讼,必须向人民法院提交由委托人签名或者盖章的授权委托书”。根据该规定,授权委托书必须由委托人签名。

第三:桥腘韦持有《授权委托书》,在通知开庭之后出具的委托:

本案中,法院向被告发送《传票》,通知开庭时间定于2011年8月16日开庭审理,而《授权委托书》时间分别是:王宇聪,2011年8月18日;张世敏,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2011年8月25日;金花,2011年8月17日;包头凯亿投资有限责任公司,2011年8月25日;而内蒙古东方某某律师事务所出具《代理公函》时间为:2011年8月25日;

法院程序违法,未向当事人送达传票,秘密《开庭》,本案王宇聪作为案件当事人的被告,未收到法院传票,未收到《送达回证》,对本案的诉讼,根本不知情;没有任何人通知王宇聪参与案件诉讼;

代理人桥腘韦涉嫌勾结被告“主动配合”嫁祸“被股东”担责

代理人桥腘韦,既是张世敏的代理人,也是张世敏作为公司法人的代理人,同时是公司股东代理人。伪造代理身份,在法庭上“主动配合”支持股东担责。在《借款合同》没有原告张永飞6次给被告“支付借款凭证”的前提下,没有对证据进行“质证”的前提下,就直接主动承认6次借款,涉及98万多元,且主动承认全部“借款”用途用于张世敏作为法人的公司,主动配合由公司股东承担债务;

代理律师桥腘韦,将法定代表人张世敏开办公司后“四处借款”的所作所为,全部归结为“公司行为”,声称这些借款是用于公司,为公司赢取利益;将张世敏的“借款”用途的最终借款的流向不质证,故意让公司股东承担债务;

代理律师桥腘韦,在案件判决后,故意不将《判决书》送达当事人,剥夺其上诉权力。涉嫌帮助原告,与原告勾结获取非法利益;桥腘韦律师,未经法定授权的民事代理行为无效。根据《合同法》第48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的合同,未经被代理人追认,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由行为人承担责任。”

张世敏借款目的:放高利贷,非法行为获稀土法院支持

凯亿公司在2010年5月20日注册成立,注册资金600万元,且经过银行验资报告,实缴资金600万元,可以说凯亿公司不差钱,凯亿公司在没有开展公司业务的前提下,为何频频借款?

原告提交的《证据》,被告张世敏将巨额款项,借给了包头市惠龙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金利斌),从2010年5月22日放款50万元;2010年5月24日120万元、100万元;2010年6月8日130万元;2010年8月7日52万元;从以上可以看出,张世敏向金利斌及其公司放款高达450多万元;

张世敏在向张云飞6次连续《借款》共计98万元,也在同一时间节点,在2010年6月至2011年3月张世敏一边往外放款高达400多万,一边又借款98万元;其目的获取“高利贷”非法利润;

后来,公安机关查明:金利斌及其公司属于“非法集资”金利斌被判刑。事实证明,张世敏是金利斌的同伙,帮助金利斌集资。向张永飞借款的目的是放给金利斌“放高利贷”,其目的为非法目的,法院不能支持。

稀土高新区法院,被指“挑战司法底线”

实体上的案情很难被公众理解对与错,但程序上的错误,必然对实体案情产生影响。比如海口案中不让辩护人一证一质的作法,披露后立即得到了广大关注,办案单位之后也立即纠正的程序错误。目前案件当事人王宇聪已将案情报送给该院党委书记、王赣生院长,王院长至今没有回应。

在本案中,程序正义是实体正义的前提,一旦审判机关程序上违法,那么对实体上必然产生影响。包头王永明案件余音未了,当事人被指虚构事实,代理人乔腘韦伪造委托代理人授权,将明知借款属于高利贷借款行为,进行诉讼支持。审判长王儒文、审判员赵涛、刘少东在本案民事审判活动中,对张世敏非法经营,参与发放高利贷判决支持,挑战司法底线。

来源:https://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RNWNSO8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