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法制生活 >

解读“耿爱芝民事诉讼”的德州法治现场

来源:东南都市报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 2021-02-02 22:21
   
   

内容简介:德州耿爱芝民事诉讼案,九年了,但了犹未了。了结的部分,是耿爱芝已经通过司法程序走完了一审、终审和再审的过程;未了的部分,是山东省高院的一纸文书使得柳暗花明的案件陡然...    

   

德州“耿爱芝民事诉讼”案,九年了,但了犹未了。了结的部分,是耿爱芝已经通过司法程序走完了一审、终审和再审的过程;未了的部分,是山东省高院的一纸文书使得柳暗花明的案件陡然又陷进山重水复的窘境。

从2012年到2021年,漫长的诉讼似乎毫无悬念也毫无价值。当事人詹秀菊虽已败诉但三番五次申诉到上级司法机构陡然转势;对受害方来说,德州开发区法院公判的结果却最终被德州开发区法院颠覆,这个令人身心俱疲的法律过程遥遥无期,屈辱和愤懑离受害人的生活就再近了一步。然而,负责公开审理此案的德州开发区法院却又推倒原审结果再次审理,让一位妇人奔波其间,备受煎熬,在法制社会建设的大背景下,这种做法委实令人惊诧到无法理喻的地步。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2011年,家住德州市德城区的耿爱芝和在市人防办上班的同学路福生在同学聚会的时候又再次联系上,由于耿爱芝当时是做农机配件批发和零售生意,资金比较充足,路福生经常来门市部玩。2011年1月10日起,路福生说自己在河北建一个加气站,说利润很大,但需要资金支持,向耿爱芝提出借款,条件是利息按每月15%,如果债权人需要资金,路福生随时归还。

同学关系,加上路福生公务员身份,并且有加气站作保障,耿爱芝就陆续借给路福生170万左右,每次都打借条,还了他就把借条收回。当时路福生还比较守信用,耿爱芝需要钱时,他都能够及时归还。

好景不长,到2013年上半年,路福生还款就不及时了,下半年利息也不给了。耿爱芝觉得情况不好,就一直催他还钱,到了2013年底,路福生说加气站生意是假的,实际上是把借来的款给了开发区沙王庄詹秀菊,总计约一千多万。

据路福生介绍:他和詹秀菊都是河北人,自己与詹秀菊的哥哥认识。詹秀菊说自己的哥哥买了块地,后来拆迁发财了,所以路福生和詹也在开发区买了一块地。路福生大约借给詹秀菊一千万,等拆迁后按比例分成。詹秀菊在2014年2月15日的谈话中也证实了借路福生的钱和征地的事,说只等政府拆迁了,于是路福生说他和詹秀菊已经沟通好了,让耿爱芝直接找詹秀菊要钱,并且他把詹秀菊的电话给了耿爱芝。

随即,耿爱芝当着路福生的面与詹秀菊通电话,詹秀菊明确说两点:一是确实借了路福生近1000万元;二是路福生借耿爱芝的欠款由她偿还。听到这些话后,耿爱芝觉得踏实很多。不久,耿爱芝就直接向詹秀菊要钱,再三催促下,詹秀菊还了十万的承兑汇票和5万的现金(具体案卷里有)。

2013年底,耿爱芝与路福生核对了账目,路福生欠耿爱芝总计108.6万元,当时也打了借条,从那以后詹秀菊和路福生一直没有还过。

2014年1月26日(农历腊月二十八),路福生让詹秀菊去他家商谈还钱的事。当时在场的有史伟力(耿爱芝表弟)、陶志强(路福生的同学,路也欠他钱)等人。经过协商,詹秀菊保证3月18日先还路福生300万元,路福生和詹秀菊都承诺从300万中先给耿爱芝140万(本金十利息和她妹的一部分)

2014年2月15日,詹秀菊给耿爱芝的妹妹打电话要求见面谈还钱的事,詹秀菊就开车到了东方家园南门口,在詹秀菊的车里,谈了约一个小时,詹秀菊保证还这300万里,并先拿出140万还耿爱芝,剩余的部分再给路福生。其实就是1月26日承诺书的落实。

这段对话,耿爱芝的妹妹全程录音。

3月18日,耿爱芝按约要求还钱,詹秀菊又让耿爱芝等到4月份,到了4月5日耿爱芝又给詹秀菊打电话,詹秀菊说他和路福生都在河北老家,让再等几天。

4月15日,耿爱芝给路福生电话,无法接通。

接着,耿爱芝妹妹又给詹秀菊打电话问情况,詹秀菊让去她玫瑰园的家见面谈,承诺路福生欠耿爱芝的钱由她还,让耿爱芝放心,一切她担着,并恳请耿爱芝不要报警。就这样,耿爱芝一直向詹秀菊要钱,詹秀菊也保证一定还钱,但一分钱也没还。(谈话有录音)

后来,耿爱芝才知道,4月4日詹秀菊通过银行转给路福生140万,路福生拿着这这笔钱逃到菲律宾了。

2014年8月8日,耿爱芝在开发区人民法院起诉了詹秀菊代位求偿一案。经过开庭公开审理,2015年2月15日,法院判决(【2014】德开民初字第510号):詹秀菊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在160万元到期债权内偿还原告耿爱芝借款108. 6万元及利息, 并承担案件受理费 14574元、保全费5000元。

德州开发区人民法院的依据是:一、路福生向原告耿爱芝借款的事实属实。二、詹秀菊与被告路福生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属实,三、詹秀菊承诺由她代路福生偿还耿爱芝的债务清晰属实。因此“本院综上,被告詹秀菊应向原告耿爱芝偿还借款本金108. 6万元及利息。因借款时,原告耿爱芝与被告路福没有书面约定借款利率,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八条的规定,利息自款到期后按人民银行同类贷款利率计息。”

一审判决后,詹秀菊不服并上诉,2016年2月3日,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维持原判(【2015】德中民终字第1067号)。

二审的依据是:一审时耿爱芝提交了詹秀菊给路福生出具的借条、借款协议等证据,能够证明詹秀菊向路福生借款的事实,且借款的时间均比较早,现借款已过约定的还款期,另耿爱芝提交的录音中,詹秀菊也认可自己欠路福生款,并多次作出要归还路福生欠耿爱芝的借款。詹秀菊认为自己欠路福生的款项已全部还清,但其仅提供了1400000元的还款记录,其余还款均无法证明,原审法院认定詹秀菊尚欠路福生款项的事实并无不当。路福生怠于行使到期债权,已损害了耿秀芝的财产权利。耿秀芝代位求偿向詹秀菊主张权利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判决詹秀菊归还耿爱芝 1086000元并无不当,维持原判。

\

詹秀菊不服,请求再审!

2017年3月3日,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维持原判(【2016】鲁14民再65号)。

\

2018年10月25日,中级人民法院开始强制执行,经过执行偿还1045000元,还欠4万多元。

\
\

判决书显示,该案经过一审、终审、再审三个阶段,都是耿爱芝胜诉,德州开发区法院也已执行完毕。至此,应该说这件民事诉讼也已结束。

詹秀菊不服判决,也一直在上诉中。

据耿爱芝的妹妹提供的录音显示:詹秀菊在2017年给耿爱芝的妹妹打电话,在电话里面说:“我找到了山东一家律师事务所,律师表示只要给40万的律师代理费,就能够保证我的官司赢。能发回重审。但我觉的给他40万元花到法院,不如咱们(即詹秀菊和耿爱芝)协商解决算了,我也不告了,40万也不用再出了!

耿爱芝的妹妹对此表示可以,但她又没下文了。

具有颠覆性的结果还真出现了:2019年12月3日,省高院判决(【2019】鲁民再422号)果真发回德州经开区人民法院重审了!

惊讶吧?神奇吧?人家说发回就发回了!

原告还是耿爱芝,被告还是詹秀菊,案子还是那个案子,审判的还是德州经开区人民法院,但是结果却完全相反了:2020年7月31日,德州经开区人民法院判决(【2020】鲁1491民初3号:耿爱芝败诉了!

同一个案子、同样的证据在同一个法庭的前后判决结果完全相反,委实令人瞠目。

事情到了这样的阶段,德州经开区人民法院,自相矛盾的两个结果,谁都难以接受;问题是,这样的不可理喻的结果会不会包藏某些不可言明的说辞?已经执行的房屋拍卖又该如何解决?由此产生的损失谁该负责?又该怎样负责?

一个普通人因为一件民事诉讼能够经得起多少遍折腾?一件普通的案件还有多少曲折需要继续核实?一桩简单的借贷关系早已公断并在程序合法的背景下已经执行为何突然出现不可理喻的反转?我们不知道当地司法系统在处理这个案子上有无压力或私心,但按照这样的逻辑推定,看似程序合理的司法现场,有这样的执法者,将会变得因不幸而更加不幸。

我不知道德州法制格局后面有无公正监督,但我知道执法者不负责就是渎职,严重不负责就是犯罪;我不知道德州相关司法机关对此案持有何种态度,但我很愤懑他们因一纸文件就果断推翻自己三审之后的判决;我不知道执法者对这个案件存有何种考量,但我知道对受害人来说意味着侮辱和绝望;我不知道德州开发区法院哪里来的勇气断然判决,但我知道罔顾人民财产安危的执法者肯定是败类,这是法制化社会的耻辱,也是普通人的不幸渊源——这是一个苦难迭更一个苦难的重复。我很想说,看似轻松推翻原有结果的举动,实则是只唯上不惟实的结果!

在德州这个生态系统,草根对恢复正义坚持到底,往往要蒙受更大的不幸和艰难。然而,谁不是基于一种光明的设想,以为正义的结果只在稍稍再坚持一下之中,可谁知是开始了更大的不幸呢?如果以无休止的出尔反尔来定性自己工作的“严正和公正”,不过是为不正义编造一个理由并制造一种环境。

2021年2月1日,二审开庭了,希望德州中院能够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坚守法制精神,坚守法律至上而不是唯上至上的法律底线,实现客观公正的判决。

法,乃社会之共器!法官只是法律的履行者,绝不是随意可以颠覆具有法定效力文书的亵渎者!

现在,耿爱芝案正在成为一个见证正义、公正、秩序等社会名片和公民基本信念的现场。

我们拭目以待。

原链接:http://www.dfzd8.com/new/2021/guonei_0202/3030.html

\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