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法制生活 >

农民工讨薪5年未果:约400万农民工工资被人转移下落不明

来源:中和网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 2021-02-10 12:42
   
   

内容简介:2021年1月正值腊月寒冬,在山东有6位农民工代表还在为200余位农民工的工资奔波维权,历时5年多来,讨薪之路坎坷而曲折。农民工们发现施工单位把部分已结算的工程款用于支付农民工...    

   
2021年1月正值腊月寒冬,在山东有6位农民工代表还在为200余位农民工的工资奔波维权,历时5年多来,讨薪之路坎坷而曲折。农民工们发现施工单位把部分已结算的工程款——用于支付农民工工资的400万元,竟然被济南一律师莫名转走,巨额款项至今下落不明。
在2010年3月,中铁十四局第五工程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十四局五公司”)中标山东高速集团有限公司烟台-海阳高速公路工程。
2010年9月27日,济南天路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路路桥”)与中铁十四局五公司签订了烟台-海阳高速公路第一合同段的桥梁、路基工程施工合同。同月,机械设备和劳务施工人员陆续进场开工。
2012年6月20日,烟台-海阳高速公路第一合同段竣工通车。
从2012年7月至2017年中,天路路桥负责人张伟多次找到中铁十四局五公司项目经理高发征(后为副总)要求结算,对方以没有时间、资料不全和结算人员外出等理由,迟迟不给予结算(款项均为农民劳务工资),还以“找前任领导”为由推脱责任、踢皮球,还说“项目亏了,没法算帐”。
直到2017年7月,有关部门在调查中铁十四局五公司财务会计账时,请张伟核实情况时,众人才知道,原来其中还有多个触目惊心的意外发现:
一是中铁十四局五公司竟然持有两份不同规制样式、均盖有天路路桥财务章的400万元收据,其中一张“客户联”收据经张伟确认为天路路桥收据,对应的该笔400万烟海项目工程款于2016年2月26日由中铁十四局五公司转入天路路桥公司账户(该笔款是天路路桥委托曲光军经办,且支付了30万佣金,曲光军交回的一本天路路桥收据中,其中一份两联是天路路桥收到的400万款项使用的,另一份是一式三联作废的)。另一张“收据联”的收据和天路路桥“客户联”收据明显不一致,而项目负责人张伟对此竟然毫不知情,关键是天路路桥也从未收到第二笔400万元的工程款项。
二是通过有关部门发现并告知张伟,所谓的天路路桥张伟全权委托黄xx(后得知黄xx是山东乾慧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3701200110494410,也是中铁十四局五公司数起案件的代理律师)与中铁十四局五分公司进行的结算谈判、清收余款、指定转款账户等内容,打印日期为“2016年2月14日”的委托书,经权威部门司法鉴定,项目负责人张伟的签名系伪造,张伟表示对此均不知情。
三是天路路桥负责人张伟全权委托曲光军协助受托方黄兴辉办理结算相关手续、包括签字、盖章、开具收据等财务手续,该协议的打印时间为“2016年2月10日”,后经权威部门司法鉴定,该材料上的张伟签名同系伪造。然而,张伟对此并不知情。
四是黄兴辉和天路路桥共同委托中铁十四局五公司分别向天路路桥公司转款400万,向金东兴物流公司转款超过400万以上的款项。签署日期为2016年2月20日的文件材料,后经权威部门司法鉴定,项目负责人张伟签名系伪造,张伟表示对此仍然不知情。
五是在项目负责人张伟不知情的情况下,有人伪造(经权威部门司法鉴定)张伟签名,签署了所谓的由曲光军作为天路路桥代表人和中铁十四局五公司的一份结算协议,约定中铁十四局五分公司一次性支付天路路桥800万元工程款,且无其它经济纠纷。
在张伟不知情的情况下,黄兴辉等人为了转走400万元农民劳务工资款项,曲光军竟然作为天路路桥代表与中铁十四局五公司签署承诺书(事先事后,曲光军从未告知项目负责人张伟),承诺结算完毕、支付完毕,中铁十四局五公司不再欠天路路桥任何劳务费、材料费等。


从这些伪造签名的文件和农民劳务工资400万被转移走的情况后,张伟向中铁十四局五公司结算关于与农民劳务工工资的诉求就更加艰难和无助,而让张伟绝望的事情还在后面…

2018年8月,济南市历下区公安分局要求张伟去配合调查核实黄兴辉、曲光军、许继亮等三人涉嫌诈骗400万农民劳务工资情况,那个时侯张伟才第一次知道律师黄兴辉确有其人,而更令张伟意想不到的是,公安机关从许继亮办公室拿到一份打印为2016年2月14日的协议,协议内容为天路路桥和黄兴辉签署协议,约定授权黄兴辉和中铁十四局五公司谈判,还显示天路路桥承诺只收400万元,同时支付律师黄兴辉40万元佣金(同一事项后改为20万元),超出400万元以外部分归黄兴辉,且要求天路路桥承诺400万元用于肖培宏等4人的农民工工资等内容。张伟对这份文件及内容的存在和所谓的委托自始至终都毫不知情。后来,张伟才通过了解到的材料和时间顺序逐渐梳理出一名知法、懂法的律师黄兴辉伙同曲光军、许继亮利用对法律的熟悉和专业,设计了从中铁十四局五公司转走本应付给天路路桥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400万元的整个过程。但更令人蹊跷的是,中铁十四局五公司相关人员一反常态,在律师黄兴辉转移走400万款项的整个过程中,竟未采用日常和天路路桥的结算、付款及帐务往来凭证,这其中也从未联系、告知、通知过项目负责人张伟。
据农民工代表说,张荣海和20余位同乡在烟台-海阳高速公路建设工程中承揽了为期4个月的3个桥涵路基工程,价款约48万元,除了已收到的10万元工程款,剩余38万元至今未落实;陈振国和80余位同乡在烟台海阳高速公路建设工程中承揽了为期2年3个月的匝道工程,价款约300万元,除了已收到的130万元,剩余170万元至今仍未落实;还有张元剩余103万元未落实;肖培宏剩余23万元未落实;赵红兵剩余9万元未落实;吴沛华已收到的15万元,剩余19万元至今也仍未落实。
从6个施工班组合同总劳务价款约580万元,除他们已收到的217万元劳务工资,剩余363万元至今均未落实。据张伟介绍,这也只是尚未结算的200多名农民工、总计500多万元农民劳务工资的一部分。长期以来拖欠劳务工资已导致这些参与施工的农民工家庭生活陷入了很大困境,这期间张荣海、肖培宏、吴沛华、赵红兵等为了讨回自己的劳务工资还将中铁十四局五公司和天路路桥告上了法庭。为了支付部分农民劳务工资和材料款,张伟还不得不对外举债500余万元。
临近春节的气温越来越低,而张伟和农民工们还在为历经5年、尚未结清的工资而奔走四方、寻求帮助,尽管烟海高速早已畅通无阻,但是农民工们回家的路却无比艰辛……


来源链接:http://www.jinriguanzhu.com.cn/art/16559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