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法制生活 >

原兰西县民政局军转办和现兰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何以如此不作为乱作为?

来源:中国法律网 作者:秩名 发布时间: 2021-03-30 21:42
   
   

内容简介:符合安置条件的退伍老兵20余年间400余次找求安置未果,末了竟被告知已签了自谋申请书并领取了自谋补偿款! 新春伊始,万物复苏,正是一年中的好光景。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开...    

   

符合安置条件的退伍老兵20余年间400余次找求安置未果,末了竟被告知已签了自谋申请书并领取了自谋补偿款!

新春伊始,万物复苏,正是一年中的好光景。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开始干劲十足地忙活起来了,多年来一直在唐山打工的48岁的退伍老兵牟凤权却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心情格外不好。

刚刚从老家黑龙江省兰西县返回唐山的牟凤权告诉记者,1991年12月,自己怀着报效祖国的梦想入伍参军,经过3年的刻苦磨炼,出色地完成了一个军人的使命,并于1994年12月光荣退役。因为自己是城镇户口带安置卡参军的,因此是符合兰西县政府安置工作条件的退役军人。既然符合安置条件,就应该顺利安置吧。然而,由于原兰西县民政局军转办和现在的兰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的不作为与乱作为,致使自己至今没有得到安置。此次春节期间回老家,当自己再次找到现在负责退役军人安置的兰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时,得到的答复却是副局长陈明的一句“你的事,该找找,该告告,我们管不了!”牟凤权说,听了这句话,自己很无奈,也很绝望。

该找找!该告告!牟凤权说,自己这么多年少找了吗?少告了吗?可是到底哪里管啊?

记者了解到,当年退役后,牟凤权和父亲牟文发就开始到当时负责退役军人安置的兰西县民政局军转办找求安置,但每次找求得到的答复都是“回家等着吧,我给你问问”或“等我们请示一下”、“我们研究研究”之类的话,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牟凤权的事始终没有得到落实。眼看着年龄也不小了,在家一个劲儿等着也不是个事儿,牟凤权就外出打工去了,留下父亲牟文发在家隔一段时间就到兰西县民政局军转办找一次,但总是没有结果。牟凤权说,父亲那时为了他这个儿子能够尽快得到安置真是低三下四,那么大岁数的人了每次去找都得给人赔笑,好话说尽,哀求不止,但丝毫不管事。2011年,父亲在绝望中去世,老人家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还在断断续续地说着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把儿子的事儿找成之类的话。

父亲去世后,牟凤权尽管在外打工,但依然接着不定期地回老家到当时负责退役军人安置的兰西县民政局军转办找自己退役安置的事,但每次去找,都如同当年工作人员应付父亲一样,人家总是推脱来推脱去,就是不予安置。后来负责退役军人安置的部门转为由兰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负责,牟凤权又不断地到兰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找,得到的结果一样是推脱不止。牟凤权大致算了一下,自从自己退役后,父亲与自己亲自上门及通过电话找兰西县民政局和兰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共计不下400次,其中亲自上门找120多次,真是“腿跑断了!嘴磨破了!好话说尽了!”

2016年6月,从唐山打工的牟凤权为了自己的安置一事再次回到老家找到当时负责退役军人安置的兰西县民政局军转办。这一次,工作人员对牟凤权说:“我们这里没有你的档案,因此你的事我们不管!”“真是岂有此理,我的档案不在你们这里在哪里?”当牟凤权这样反驳时,工作人员说“我们不知道!”牟凤权请求工作人员给找一找,工作人员表示不给找。没办法,牟凤权只有自己去托关系找,最后在兰西县武装部找到自己的军人档案,遂拍成照片拿到兰西县民政局军转办,工作人员看后又说:“你已经在2007年4月12日签订了自谋申请书,并且领取了自谋补偿款!”而后拿出一份“自谋申请书”来给牟凤权看,那上面写着牟凤权的名字,还摁有“牟凤权”的指纹。

看着眼前的这份“自谋申请书”,牟凤权霎时懵了,这怎么可能是自己签订的“自谋申请书”?简直荒唐至极!牟凤权说,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怎么回事,这份“自谋申请书”显然是被人冒签的,补偿款显然也被人冒领了。气愤至极的牟凤权当场告诉工作人员自己从来没有签过自谋申请书,也没领过补偿款,并找到该局局长要求对自谋申请书上的签字和指纹进行法律鉴定,对自己的安置和补偿落实到底。该局局长说自己没有这个权力,进行推脱,还说如果想要安置工作,必须得证明自谋申请书和领取自谋补偿款单据上的签字和指纹不是本人的签字和本人的指纹。又是多番找求无果后,无奈的牟凤权于2019年12月将此事举报到兰西县纪委信访办,几经上门举报,终于在2021年1月5日得到兰西县纪委信访办主任刘剑波的答复:“自谋申请书以及领取自谋补偿款单据上的签字和指纹皆非本人所为!”随后,刘剑波还告诉牟凤权,经过调查,自谋申请书上的签字是兰西县民政局军转办工作人员所签,自谋补偿款也是工作人员所领,但工作人员将补偿款给了牟凤权的父亲牟文发!

“真是滑稽可笑!”听了刘剑波主任的诉说,牟凤权已经愤怒不起来了,他说自己似乎习惯了,习惯了这种不负责任的答复。自谋补偿款给了自己的父亲!牟凤权说这怎么可能?牟凤权的父亲2011年去世,假使他2007年从工作人员那里拿了补偿款,那就说明老人家同意了自谋申请一事,也就说明他多年为儿子找求的事情解决了!那他为什么自2007年至去世前的5年间还一直在找?此外,工作人员有什么权力在自谋申请书上签字?又有什么权利代领补偿款?显然这一切是有人在作伪,也就是工作人员冒签了自谋申请书,并冒领了自谋补偿款!

记者就此事中工作人员“代签”自谋申请书和“代领”自谋补偿款等相关问题咨询了有关法律界人士,得到解释是,“代签”和“代领”必须有当事人的文字委托材料及签字,否则没有权利“代签”和“代领”。显然,此事中明眼人一看便知怎么回事!记者想说的是,既然被冒签了,也被冒领了,那么是谁冒签的?又是谁冒领的?当时的责任局兰西县民政局总该有个说法吧,至于查出来的冒签和冒领的工作人员,是不是也该采取点什么措施?而对于当事人的退役军人牟凤权以及他故去的老父亲,是不是也应该给人家一个很好的交代和说法?

多年来,国家一再强调要做好退役军人的安置工作。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要加强军人军属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优抚工作,健全退役军人工作体系和保障制度,深入开展“双拥”活动和鱼水情深的时代华章;要始终把退役军人当成家人,把退役军人的事当成家事,把退役军人的来信当成家书,切实推进走访联系常态化,关爱帮扶多元化,移交安置精准化,就业创业品牌化,双拥共建社会化。这无疑为做好退役军人工作指明了方向。那么试问原兰西县民政局军转办和现兰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你们是怎么做的?1994年至2021年,牟文发与牟凤权父子25年间400余次找求安置,至今未果。25年!人生有几个25年?25年间,牟凤权的父亲抱憾离世,牟凤权也由当年的年轻小伙变成了年近半百的中年人。此间,作为当事责任部门的你们都做了些什么?推诿!扯皮!冒签!冒领!……中央三令五申“反腐、反贪污、反渎职”,可你们却依然在做着有违本职工作的事,情理何在?法制何在?

作为一名军人,在国家需要的时候,他们宁可流血流汗,回到地方,他们更渴望为家乡的经济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牟凤权说,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就是想要回属于自己的应有待遇,找到那个属于自己可以干事创业的工作岗位,进而为家乡的更好更快发展踏踏实实做点事,别无他求。

这无疑是一个退役老兵多年来最朴素的心愿,我们期待着它的早日实现。


来源链接:https://www.5law.cn/gongjianfasi/news/20213/2021326182959238.shtml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