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法制生活 >

热恋女友竟是亲舅妈

来源:网络 作者:秩名 发布时间: 2021-10-21 20:30
   
   

内容简介:舅妈曹莉被刑拘这件事并没有在小高心里翻起太大的浪,真正让他震惊的是,和他谈了半年恋爱,还花了他好几万元的女友珊珊,竟是他舅妈本人。 而他,不是唯一的被害人。 1 热心大...    

   
 

舅妈曹莉被刑拘这件事并没有在小高心里翻起太大的浪,真正让他震惊的是,和他谈了半年恋爱,还花了他好几万元的“女友”珊珊,竟是他舅妈本人。

而他,不是唯一的被害人。

1

热心大姐介绍“女朋友”

颜兵是江苏省无锡市新吴区一家健身房的工作人员。2020年3月初,健身会员群里的热心大姐曹莉表示要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

曹莉大约三十七八岁,自称无锡国土系统公务员,兼职做服装生意,出手阔绰,与健身房多名教练熟稔,平日与颜兵关系要好。

征得颜兵的同意后,曹莉将会员群里一个昵称为“火星”的会员推荐给了他,称“火星”真名小灵,是曹莉的同事兼闺蜜,一个“90后”萌妹子,相貌姣好,家境富裕。随后,颜兵与小灵微信聊了一段时间,到三月底两人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

聊天中,小灵表示,曹莉经营服装生意,效益好利润高,只要在其公司入股就能拿到可观的收益,怂恿颜兵入股作为“理财投资”。曹莉也说,服装店的生意稳赚不赔,如果有急事用钱可以随时退出,并全额退还本金。

颜兵觉得这是门好生意,随即向曹莉支付宝转账3万元,约定给他15%的股份,三个月一次分红。

到了4月,小灵提出自己也想入股曹莉的公司拿分红,但是手上现金不足,希望颜兵能先帮她垫付。女友软语请求,颜兵于是又向曹莉的支付宝转账3.8万元帮小灵购买股份。

2020年5月,曹莉给颜兵微信转账2300元,说是3万元股金的分红。眼见确实收益可观,颜兵心里乐开了花。

然而,到了2020年8月,预期的分红却迟迟未到。颜兵入股的6.8万元资金系其网贷所借,每月还款压力巨大,他多次向曹莉提出退出股份,并希望能全额退还本金。曹莉却一再推诿,一时称服装店系其姑姑所有,自己无权处分,一时称要按公司流程走程序需要时间,以各种理由拒不还款。

更让颜兵糟心的是,女友小灵仿佛人间蒸发,不回复他的微信消息。颜兵回想起二人交往期间的异常,小灵电话打过去总是停机状态,微信视频从来不接,二人除了微信文字聊天,竟从未在现实中见过面。颜兵开始怀疑,女友“小灵”其实就是曹莉本人,越想越气愤的他赶紧报了警。

报案后,颜兵才发现,就在他工作的健身房,早在2019年9月,同事小戚的遭遇几乎和他如出一辙。

曹莉将自己员工“小静”介绍给小戚做女朋友,二人在微信上谈情说爱。期间“小静”以买衣服、加油、投资入股等名义向小戚索要钱财达3.5万余元。直到警方找上门来,小戚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

相比颜兵和小戚,同事小朱的遭遇稍显“幸运”。2020年6月,曹莉同样将“小灵”介绍给小朱做女朋友。二人尚在暧昧期间,曹莉告知小朱,他的同事颜兵、小戚均已入股她的公司,获利丰厚。禁不住诱惑小朱投入了1.6万余元,幸好,马上就案发了。

归案后,曹莉承认,她于2019年9月左右到新吴区多家健身房健身,并加入会员群,以健身教练为“猎物”,假借介绍女朋友,以自己微信小号虚构身份,诈骗多人钱财。

而之所以这么做,系由于先前打着“投资入股”的名义诈骗亲友多人,为了维持“高分红”的假象,不得不继续诈骗“拆东墙补西墙”。

2

朋友圈里的“白富美”

在微信朋友圈,曹莉是不折不扣的“白富美”:衣着光鲜亮丽,奢侈品傍身,名下有十几家店铺,日进万金。曹莉经常发布一些新店开业、出席酒会、巨额现金分红的视频,吸引一众亲友的眼球。

曹莉对外宣称,其姑姑在常州、宜兴等地开设多家服装店,自己系公司股东之一,公司效益良好,每年分红丰厚。她声称,愿意介绍亲友投资入股,大家“有钱一起赚”。

她还带着闺蜜亲友到常州、宜兴的服装店“实地考察”、购买服装,成功骗取了大家的信任。

 

 

2018年7月至2020年9月间,钮某、蔡某、周某、王某等人相继入股曹莉的“公司”,少则一两万,多则一二十万元。曹莉以自己的名义与他们签订书面入股协议书,并盖有常州某服装公司的印章,约定每季度分红一次。

事实上,服装公司系曹莉丈夫的姑姑所有,与曹莉并无关系,曹莉曾受邀参加过公司的年会,而所谓的公司印章系其从网上找人私刻。

在十余名被害人当中,既有曹莉的闺蜜好友,也有她的表姐、表妹、表弟等人。甚至连亲外甥,都沦为曹莉的诈骗对象。

“我被我的舅妈骗了!”对于小高而言,这半年的遭遇恍如一场梦魇。

2020年二三月间,小高的舅妈曹莉给他推送了一个昵称为“丫头”的微信号,说这是她的员工“珊珊”,1998年出生,大专毕业,介绍给小高做女朋友。小高与“珊珊”互发了自拍照,见对方青春靓丽,小高十分中意。

两人微信聊了一段时间,期间曹莉一直询问他俩感情进展,还经常夸珊珊人美心善,极力撮合两人。小高和珊珊每天在微信上打情骂俏,顺理成章发展成为男女朋友关系。

确定关系后,小高经常给珊珊所述的工作地点叫外卖、送礼物,还时不时在微信上发个红包哄女朋友开心。交往中,珊珊透露自己要帮家里还债,每月利息很高令她不胜烦忧。

小高心疼女朋友工作辛苦,认为既然两人是真心相爱,珊珊遇到困难自己必须倾力相帮,于是将自己的积蓄十余万元以借款的名义给了珊珊,供她还债、还信用卡。

2020年4月间,珊珊告诉小高,说自己认识一个开厂的朋友,跟她关系要好,想投入5万元定期拿分红,这样就可以早日还钱给小高。女朋友有求,小高不忍拒绝,拼拼凑凑,将身上仅有的2万元分两次转给了珊珊。

2020年9月间,听闻舅妈因涉嫌诈骗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小高发现,女朋友珊珊同样失去了音讯。思及过往,基于对介绍人舅妈的信任,他竟从未与珊珊微信视频、语音通话,更不要说在现实里的见面。小高怀疑女朋友“珊珊”就是舅妈曹莉本人,他的怀疑很快得到了警方的证实。

3

女“公务员”原是赌徒

公安机关发现,曹莉的骗局不止于此。她除了假借给人介绍女朋友,继而用自己微信小号伪装骗钱外,在现实中,她另有“身份”,对外宣称自己是无锡国土资源系统的一名女公务员,是青年男子李鑫的女朋友。

2018年10月的一天,曹莉到男友李鑫家吃饭。饭桌上,听闻曹莉的“公务员”身份后,李鑫的父亲说,继子小包退伍回来待业在家快一年了,想让曹莉帮忙打听能否帮他找份工作,曹莉一口应允。

几天后,曹莉表示无锡这边的国土系统她“没有权力安排岗位”,但认识南京国土资源局“张局长”,可以帮小包找工作。

2018年11月,曹莉打电话给李鑫父亲,说已经找好关系,安排岗位要给张局长5万元的“公关费”。李鑫父亲认为,曹莉是自己儿子的女朋友,都是一家人,应该不会骗他,随后给曹莉的账户上转账了5万元,请她转交给南京的张局长。

几天后,曹莉截图了几张她与“南京张局”的微信聊天记录,并发来一张她给一个支付宝备注为“张老大”的人转账2万元的转账记录,说已经在打点关系,让李鑫父亲“坐等好消息”。

 

曹莉和“南京张局”的聊天记录。(作者供图)

之后,李鑫父亲问了几次进展情况,一开始曹莉说还在审批,需要逐级上报。继而又说已经审批,在等局长签字。拖了好久之后又说,局长已经签字,但局长“摆架子”,文件压着不发……

2020年初,曹莉表示“由于爆发疫情不好安排工作”,继续找各种理由推脱,一直拖到案发事情还未办成。

曹莉到案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她承认假装公务员与人交往恋爱,而所谓的“南京张局”系其微信小号自导自演。

随着曹莉的落网,她所编造的谎言一个个相继破灭,神秘的“女朋友”原来竟是赌徒。

公安机关查明,曹莉是一名“80后”,南京一家公司员工,已婚已育。据曹莉供述,2018年初她接触了网络赌博,之后负债累累。为了维持体面的生活,她编造谎言,虚构身份,打着“投资入股、高额分红”的旗号,诈骗13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75万余元。

据悉,诈骗得来的钱财,除了小部分用于还赌债,大部分被其用来旅游、购物、购买衣物首饰等挥霍掉了。

 

 

案发后,曹莉亲属代为退赔被害人颜兵、小戚全部损失,被害人周某对曹莉表示谅解。

日前,曹莉因涉嫌诈骗罪被无锡市新吴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经法院审理,曹莉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责令退赔其余被害人人民币60余万元。(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