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法制生活 >

邵阳南方混凝土有限公司,通过虚假诉讼偷税漏税侵吞国有资产

来源:腾讯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 2022-04-29 10:00
   
   

内容简介:虚假诉讼是指当事人出于非法的动机和目的,利用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采取虚假的诉讼主体、事实及证据的方法提起民事诉讼,使法院作出错误的判决、裁定、调解的行为。这种不诚...    

   

虚假诉讼是指当事人出于非法的动机和目的,利用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采取虚假的诉讼主体、事实及证据的方法提起民事诉讼,使法院作出错误的判决、裁定、调解的行为。这种不诚信行为不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而且扰乱诉讼秩序、浪费司法资源、损害司法公信力,对社会造成恶劣的影响。

纵观案例,一些个人和单位通过虚假诉讼蒙骗法官,甚至相互勾结,意图达到侵占他人财产、获取不法利益的目的,严重破坏司法公正侵害国家、集体和他人的合法权益的案例也屡见报端。

名为经销商实为业务员

2012年7月1日,邵阳市双清区云水铺乡财桥村村民王武杰以个人名义与邵阳南方混凝土有限公司与签订了《预拌混凝土经销协议书》,并缴纳了5000元的业务员保证金,整个协议从头到尾都是对乙方王武杰进行约束,协议规定双方之间只是业务关系,王武杰只能在南方公司未直销到的范围开展业务,不得以任何形式冲击南方公司已有的工地客户,且必须完成一定的业务量,业务员的业务费按10元每立方提成,违反协议规定罚没保证金。该协议的内容完全没有体现出经销合同的平等、公平原则,既没有约定价格、税费、主体资格的要求,也没有对双方的责权利进行约定,实际上就是一份业务员以个人名义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给南方公司跑混凝土销售的协议,双方之间并不是经销商与厂家之间的关系。

王武杰介绍:南方公司之所以和他签订协议,主要是看中他是财桥村当地人,特别是他父亲王益平(越战退伍军人)在当地有一定的人脉资源,并且他与欣旺等几个混凝土搅拌站合作在当地做了几个小的项目,包括“明德小学“、”“财桥安置地”、“大源安置地”等。

帮南方公司拉业务抢占市场

2011年,投资三个多亿的邵阳烟草物流园项目在财桥村动工,当时烟草物流园项目一期金碧佳苑的混凝土由财桥村妇联主任的老公岳志国的一品搅拌站供应。因一品搅拌站供应的混凝土经常出现质量问题,时任烟草物流园项目的施工单位中浩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工地负责人胡先贵主动找到王武杰父亲王益平,告知他南方公司想要供应烟草物流园项目二期公建项目的混凝土,但南方公司处理不好当地复杂的社会矛盾,要王益平出面联系南方公司供应混凝土,条件是要处理好当地的社会矛盾不要影响项目施工。

2012年7月 25日,邵阳南方混凝土有限公司致中浩建设有限公司一份《授权书》,授权南方公司销售部业务员王武杰作为南方公司的代理人在烟草物流园工程混凝土销售业务中,以南方公司的名义报价、签订合同、并处理相关混凝土供应、结算、付款等一切事项。中浩建设公司直接将混凝土款汇入南方公司账户公对公结算付款,南方公司直接向烟草物流工地发送混凝土,王武杰凭南方公司出具的《授权书》以业务员的身份负责衔接计数、对账并催付款等。

2013年底烟草物流园项目二期公建部分接近尾声时,其内部财务出现严重问题,竣工时拖欠了很多公司的应付款,一度引起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南方公司曾于2016年11月份以债权人的身份向烟草物流项目后续工程协调领导小组申报债权4314997元,但由于南方公司的混凝土在2013年至2014年期间多次提价,使得中浩建设公司不予认可,因此没有及时签字确认,南方公司的债权申报金额最终没有确定一个准确的欠款数额。

虚假诉讼坑害王武杰

2017年,南方公司财务部门打电话通知王武杰,让其在对账单上签字,以便计发业务费提成。王武杰在没有核对对账单抬头的情况下便签字确认了用料总数。

2018年4月,南方公司凭借《预拌混凝土经销协议书》、王武杰向南方公司支付部分款项的票据、王武杰签字的对账单向邵阳市双清区人民法院起诉王武杰,请求法院判决王武杰支付混凝土尾款并承担逾期利息。双清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武杰虽然与南方公司签订过《预拌混凝土经销协议》,但从该协议内容上看并不是经销行为,而实质是代理销售行为,王武杰持有南方公司出具的《授权书》,授权王武杰以销售员的身份处理南方公司与烟草物流项目的一切事务。据此,2019年1月14日双清区人民法院认定王武杰与南方公司系代理销售关系,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2019年初,南方公司以相同的理由向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决,判决王武杰承担还款责任。二审人民法院根据《预拌混凝土经销协议》、王武杰向南方公司支付款项的票据、王武杰签字的对账单认定王武杰与南方公司构成经销合同关系;而对王武杰持有的《授权书》证据却认定为南方公司为了便于王武杰开展经销业务而授权的,双方之间并未存在委托代理关系。据此二审人民法院判决王武杰承担所欠混凝土尾款3826332元并承担逾期支付利息。

据相关法律人士介绍,南方公司虽然与王武杰签定了《预拌混凝土经销协议》,但也与混凝土实际购买使用方中浩建设股份公司签定了《商品混凝土购销合同》,按照合同相对性,南方公司应当起诉实际欠款单位中浩建设公司,即便南方公司认为王武杰为经销商,也应当行使代位权诉讼起诉中浩建设公司,而南方公司起诉王武杰的真正目的是因为与中浩建设公司的结算金额没有高清,中浩建设公司拒绝付款且中浩建设公司债务缠身,所以采取虚假诉讼直接起诉王武杰好确定其南方的公司的债权,严重侵害了王武杰的合法权益。

南方公司假意执行和解实为阻止再审

2019年5月,南方公司申请法院执行王武杰的财产,冻结王武杰在邵阳聚元混凝土公司的法人股权,导致该公司濒临破产,公司五十多名员工下岗失业。王武杰决定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南方公司得知后,同意与王武杰达成执行和解,条件是不再申请再审。当时,王武杰的父亲王益平不同意,南方公司就申请法院对王武杰司法拘留了几天,迫于无奈,2019年7月5日王益平、王武杰俩父子只好同意与南方公司签订《执行和解协议书 》。

但是,南方公司拒不提供给王武杰与中浩建设公司的混凝土送货单及对账单据,没有这些单据,王武杰没有办法去找中浩公司讨要欠款。

2019年9月王武杰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被省高院以王武杰与南方公司签订了执行和解协议并接受二审判决结果为由驳其回再审请求。

没有分到业务提成反而被套路成欠款人

王武杰作为业务员或者如南方公司所称系经销商老板,他既没有收到过中浩建设公司的用料款,又没有使用过南方公司的混凝土,至今也没有拿到过南方公司承诺的一分钱业务提成费,二审法院却判决让其承担由中浩建设公司使用混凝土欠款的责任与事实严重不符。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王武杰做为一个自然人,不具备与央企签订混凝土经销商的主体资格,王武杰必须注册一个建筑材料公司或者个体经营部才能符合相关工商经营的手续,如果是以个名义经营,必将违反了工商、税务等部门的管理,这显然是不合法的。王武杰与南方公司签订的《混凝土经销协议》就是一份业务员管理协议,也就是代理南方公司开展业务而已。

并且,南方公司当年销售部中心站片区经理李崇斌证实,王武杰为其片区销售业务员。甚至当时南方公司法律顾问段谋也证实王武杰与南方公司是代理关系。2016年4月南方公司在烟草物流园项目出现财务问题时,第一时间以债权人身份委派法务代表陈文军向协调领导小组提交了《关于邵阳烟草物流园债权债务核对情况汇报》,并明确了债权人的主体为南方公司。

另南方公司曾在2012年7月1日(王武杰对接烟草物流项目之前)已经与烟草物流项目园签署了《商品混凝土购销合同》(该合同南方公司与烟草物流施工单位中浩公司各有一份),在王武杰代表南方公司来谈混凝土业务时,南方公司早已经有向烟草物流送过混凝土了,之所以安排王武杰作为业务员来对接烟草物流项目是因为考虑王武杰是当地居民,可以处理地方矛盾,确保项目顺利完成。同时,烟草物流园项目的承建商中浩建设公司的项目经理孙胜辉及项目相关管理人员也证实,中浩建设公司购买的混凝土一直是由南方公司供应的,双方之间一直公对公结算。

王武杰的父亲王益平介绍:当年为了帮南方公司处理好工地的矛盾,被财桥村当地的恶势力贺玉德、刘自军以收保护费、处理村里残疾人的各种名义敲诈了三十多万元,这些钱本来南方公司相关领导答应同意报销,但至今也没有付一分钱。

在混凝土行业中,供货不仅仅需要送货单一联签字,还需要签收单一联,有签字并盖章,并且要求该单据保存一定时间。南方公司起诉称送料约65000方混凝土给王武杰,仅仅只有王武杰签字的对账单,没有提供任何的发货单、签收单据,二审人民法院居然在未核对该重要事实的情况下,亦未对该“对账单”做实质质证,就凭南方公司单方面提供的制表及几张发票,就认定王武杰是经销关系,这显然是认定事实不清,侵害了王武杰的合法权益。

七十多名业务员遭起诉目的为侵吞国有资产,南方公司偷税漏税

湖南南方混凝土有限公司是中国建材集团(央企)旗下南方水泥的核心企业,也是湖南省混凝土行业的龙头企业。

2012年,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抓住湖南省商品混凝土行业集中度低、预拌混凝土产业普遍呈现出“小、散、乱”现状、缺乏重点大型企业和行业优化升级的历史机遇,在湖南大规模推进商品混凝土企业战略性联合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和规模效益。

正是在这种大的背景下,时任邵阳南方混凝土公司总裁谭志雄安排其隆回老乡魏新民(当时从邵阳市政府法制办退休)担任公司法务副总经理。当时,邵阳南方混凝土公司只有一个中心搅拌站,而且手续不全。为达到垄断混凝土市场,由魏新民操作,以四千万一个搅拌站的价款收购了当时的一品、合力、鸿远、吉平、金和五家搅拌站,其实实际收购价每个搅拌站大概一千多万的价款,魏新民及南方公司的主要领导在收购中捞了不少的好处,损害了国有企业的利益。

之后成立邵阳南方混凝土公司运营中心,魏新民任总经理,为抢占混凝土市场的供应,在魏新民的操作下,南方公司陆续招聘了76名业务员,每个业务员签定一份《预拌混凝土经销协议书》并缴纳5000元的保证金,该协议的内容实际上是一份典型的代理关系,并不是经销关系。如果是经销协议,协议内容没有约定混凝土单价、交货方式、质量要求、违约责任等经销协议的基本要求,严格来讲,南方公司给一个出厂单价,经销卖出去的价格应该与南方公司无关。而该份协议实际是要求每个业务员利用自身的人脉资源去开发南方公司未直销的混凝土市场;收取业务员的保证金是当心业务员不去销售南方公司的混凝土或者当心业务员用其他的混凝土冲击南方公司已有的客户,实际上是对每个业务代理人员的一个约束,每个业务员的最终收入是靠完成销售任务按混凝土方量业务费10元/立方来提成的,因此业务员只是代理南方公司联系开展业务,收取业务费而已,真正的购销合同是南方公司与客户发生关系。

魏新民正是利用这份协议牢牢的控制每个业务员。混凝土的销售对每个工地项目不可能现款现货,基本上都是月结,这样南方公司虽然靠每个业务员去抢占了大量的市场份额,但造成了南方公司截止到2019年来有八千多万的应收账款没有收回。魏新民误导南方公司领导,把这八千多万的应收账款划为烂账,整体按三折打包给其隆回老乡邵阳市九天阳律师事务所袁旭昭、刘君宜来收款。由袁旭昭、刘君宜来整体起诉,彭国隆(原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庭庭长退休后担任南方公司的法务)协调法院的关系,采取搞虚假诉讼的方式,不直接起诉真正有主体资格的欠款单位,用合法的方式来掩盖非法的目的,伪造、变造证据,直接起诉76个业务员,把应收欠款变相转嫁给每个业务员身上,与业务员庭下和解,只要承认欠南方公司的款项就行,所欠款项继续做业务用业务费冲抵,直到还清为止。而真正的应收欠款通过邵阳市九天阳律师事务所收取后就一起私分了,按70%的风险代理,他们一起要侵占国有五千多万元的巨额资金。这样,表面上这八千多万元的应收款是每个业务员欠的,只有做烂账处理,实际上通过九天阳律师事务所一手操作,把真正的应收账款收回后私分。

由于南方公司管理制度的原因,每个业务员的业务费提成南方公司没有现金支付,只有把业务提成费用折算成混凝土方量,再把这些方量指标给业务员去卖出变现成现金。而业务员想长期能做业务就要按10元每立方送3元每立方给南方公司高管作为好处费,15元每方送5元,20元每方送8元,每个星期固定时间在邵阳南站茶楼送钱行贿,魏新民等人得了不少好处费。

2018年,南方公司起诉了一个真正挪用材料款的业务员赵某某,私收客户的材料款四百多万元去澳门赌博,输了钱回来后,被南方公司起诉,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2018年05号民终字裁定650号),后赵某某通过找魏新民等人送礼,软硬兼施,最后南方公司做撤诉处理,而只要赵某某继续做业务还账而已。

在此期间,魏新民为规范混凝土市场,实际上是想控制混凝土市场,组织各个搅拌站成立行业协会,魏新民担任会长,袁旭昭、刘君宜任法律顾问。每个搅拌站缴纳一百万元的会员费,共计一千多万。在协会里,谁给的好处费多,就给谁的市场份额多,除每个月一万五千元的工资外,还利用公款到外吃喝玩乐旅游,大肆挥霍协会的资金,捞了不少好处费。

魏新民等人一手侵吞国有资产,一手到民营企业捞好处费,严重的损害了国企及民营企业的利益。相关部门应当高度重视,严厉查处他们的违法行为,以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

来源链接:https://page.om.qq.com/page/OM466kbzHYhdDteh3r3ykNCQ0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