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法制故事 >

河北易县:易乡源公司养殖项目停滞两年之谜

来源:新华焦点网 作者:秩名 发布时间: 2022-01-12 13:37
   
   

内容简介:我是易县易乡源畜禽饲养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刘红存,我实名反映关于我公司养殖项目停止两年来的前后经过,以及易县西山北乡领导公开阻止我公司项目建设渎职和违法行为,以此揭...    

   

我是易县易乡源畜禽饲养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刘红存,我实名反映关于我公司养殖项目停止两年来的前后经过,以及易县西山北乡领导公开阻止我公司项目建设渎职和违法行为,以此揭露个别官员的腐败和钱权交易,推进社会的公平与正义。

 

河北易县西山北乡港里村属于山区,工业化水平落后,土地闲置率高,为充分利用闲至土地,以及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大力发展农业和畜牧业是成为当地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举措。不仅可以完善周边城市和地区的产业链而且也是实现农民奔小康,巩固脱贫攻坚有力措施。

在此基础上,我和朋友于2019年6月24日在河北易县塘湖镇西渭庄村东成立了易县易乡源畜禽饲养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乡源公司),并于2019年10月向易县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联合审批办公室递交易县易乡源畜禽饲养有限公司关于肉羊标准化养殖项目的申请。

2019年11月28日,易县人民政府行政审批办公室组织易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环保局、农业农村局、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审批局等多家主管部门对该项目选址进行实地勘察和论证,通过各方审核和评定, 2020年1月16日,易县人民政府行政审批办公室出具易县固定资产项目建设条件联合审查意见书。

2020年3月3日,易县行政审批局对企业相关审批手续进行了企业投资项目备案信息登记,备案编号:易县审批备字(2020)09号,项目代码:2020-130633-03-03-000014,该备案告知书同日下达到企业。

“你们放心干吧,该我们政府做的,一定责无旁贷!”审批局的领导说。

当然,我深知本项目之所以在易县政府各部门能够快速通过不仅是该项目能带动当地经济发展,解决就业岗位,带动周边乡镇的个体养殖业的经济发展,更重要的是对当地乡村振兴、增加农民收入、巩固脱贫成果更是重大举措。

同时,如此高效率的体贴服务,让我感受到易县人民政府的真诚和包容,也让我更为深刻的理解党中央多年来的反腐行动已经扎根于基层。

振奋人心!于是我们信心满满的继续下一步工作!

根据联合审批意见书中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的踏勘意见需在项目开工前办理设施农用地备案,期间设施农用地备案手续办理权限由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转至乡人民政府。而办理农业设施手续是做好后期施工的前提和基础。

当时,原乡党委书记张红霞再考察完项目后积极支持,并在调往易县审批局之前已安排副乡长李海东负责本项目的手续办理及后期项目推进,此时,正值换届之时,原西山北乡陈宝良乡长接任西山北乡党委书记,本项目选址所在地所属村委会也突然叫停了该项目的进展。

我和公司法人找到西山北乡港里村村委会询问原因,村委会表示,我们绝对支持这个项目,毕竟这是直接造福我们村民的项目,但是(现任西山北乡党委)陈宝良书记不同意。

问题这才明朗——现任西山北乡党委书记陈宝良不同意!

我们直接找到现任西山北乡党委书记陈宝良询问为什么不同意该项目建设?是手续问题还是村民不同意?党委书记陈宝良面对我们提供的完整手续而沉默不语,后来在我们反复的沟通和哀求下,他说:“你这是大事,我给你办好了给我点酒喝啊!”我们当即同意这件事。

随后,经单位股东商定,当天我亲自把30万现金送到他的办公室,他看到这30万现金后说:“这么大的事就给这么多啊?!”

气氛有点尴尬!我们说:“现在有点困难,等到企业运营良好了每年不会忘记您的!”

陈书记说:“你这么大的企业,也需要人,要不然让我侄子跟您一起干吧,您让出点股份!”

我说可以,没问题!最后,我们双方商定陈宝良书记持有公司30%的股份,形式为干股(不投入任何资金),由其侄子代持股份。

确定后他说:“明天我带着侄子给您见一面吧!尽快让你拿到手续”

第二天上午,我在陈书记的办公室时,他说:“你们把(企业规划范围内)石料私下处理了,到时候万一出问题可别说和我有关啊,如果你出事了,我在外面想办法把你弄出来!”

我们说:“石料交给国家走正常拍卖手续,我们不私自卖石料,肯定不会出事!我们主要做养殖,不搞盗卖石料的事!”

“嗯?不卖石料?你们真的搞养殖啊?”陈书记十分吃惊

“对啊,我们就是搞养殖啊!我打算打造保定最大的养殖基地,解决当地就业,引领当地群众做好养殖。。。。。。”我们说

“那算了吧,我觉得我侄子不合适入股,这事以后再说吧!”陈书记不耐烦得打断我们说话,起身走了!

当时,我认为他说“这事以后再说”的“这事”是他侄子持股的事情,后来我们才知道是我们企业落地审批的事情。

最终,我们也明白他的意思:他认为我们是以做养殖场为幌子,实际上是盗卖石料,因此,让他侄子参与后分利,当时盗卖石料每天的利润在三四十万左右,而养殖行业属于长期项目,见效慢,等到见效了,也许他已经不在西山北乡政府工作了,后期的效益难以取得,因此,他拒绝这件事!

但是,我们认为投资几千万的企业,必须合法建设,依法经营,土地上的石料处理也必须依法依规处置,我不能因为这一点事干扰养殖的主业,因为,一旦我们违法操作,就成为别人要挟我们的把柄,如果到那个时候,这么大的企业就难以独善其身,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们拒绝西山北乡党委书记陈宝良的“善意良言”。

正是由于我们拒绝“私自处理石料”导致陈宝良书记放弃干股,让该企业至今停滞两年!

期间,易县固定资产投资办催促并询问项目未开工原因,河北省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多次催促项目落实的进度,政府办分管主任组织相关部门为此项目开工召开协调会,始终未果。

目前,项目已投资近三百八十万,备案两年之期将至,如果因在两年期内因没有开工建设而有关部门收回项目审批,那么之前所做所有努力将顷刻消失,已投资所有金额将血本无归。本项目的难以落地已导致我公司消耗巨大人力、物力,并被迫承担延期开工所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

其实,问题很简单,就是西山北乡党委书记陈宝良起初认为我们是借助养殖项目而盗采石料,于是要求我们给他30%的股份(有其侄子代持),后来发现我们并不打算偷卖石料,他的个人利益难以短期变现,于是就放弃了对我们的支持,进而阻碍我们企业落地。

在拒绝我们项目落地时候,陈宝良书记转而支持一个叫红利的人,他在陈宝良书记的支持下一直以荒山治理为名进行盗采,我曾经多次举报此事,后来红利也找到我说我们可以合作,甚至可以补偿我项目投入的损失,但是要求,必须以我项目的名义联合继续盗采,被我拒绝。

我曾多次受到人身威胁,同时,易县自然资源局委托第三方对红利盗采的范围进行鉴定,鉴定的结果是“治理荒山没问题”,易县监察委、自然资源局和第三方检测工作人员告诉我说“项目治理没问题”,但是只是给我一张没有公章、签名的鉴定“白条”,并明确告知不允许拍照和留存。

这是一张毫无任何公正性和权威性的政府白条,也没有任何证据做支撑!

西山北乡党委书记陈宝良的这种行为显然是对我们企业合法权益的剥夺,更是对当地群众追求幸福生活的阻碍,也是对振兴乡村步伐的阻止,更是对党中央提出的“脱贫不落下一个人”承诺的挑战。

我们不禁要问,面对易县各部门的审批手续,西山北乡党委书记陈宝良谁给你敢于挑战他们的勇气和底气?在您没有得到您的利益的前提下,你可以不支持我们,但是,党和人民培育您几十年,让你担任书记,愧对您了吗?你为什么还不支持上级党和政府的决定?难道您就是土皇帝?

陈宝良书记,您要的“酒钱”,我给了30万;您嫌少,又要了30%的股份您让您侄子代持,我同意!唯独让您失望的是,我没有按照您的意思盗卖石料,在此,我向您说声道歉!

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只想做一个合法的企业,只想做一个实实在在对当地群众有利的事业,对社会有贡献的企业!怎么就这么难啊!

这个项目的停滞两年的根本就是西山北乡领导联合村委会进行的一场项目围猎行动,其目的就是希望我们要么私下处理石料,要么将项目停止后转给红利盗卖石料,其根本目的就是围绕盗卖石料。至今,在西山北乡人民政府的正对面就在日夜不停的“荒山治理”,所谓的荒山治理其实就是以治理荒山为幌子,进行盗卖石料,由于雄安新区建设需要大量石料,所以石料成为当地最为赚钱的项目之一,当然盗卖石料是一本万利,不需要给国家交钱,更为重要的是“有了荒山治理”的名目,不仅仅可以盗卖石料,而且还可以套取国家资金。

也许您会说,“难道荒山不应该治理吗?”,荒山的形成已经有数万年的历史,已经成为自然风景,这么多年没有治理不是依然存在吗,而且成为维护气候的重要屏障!

也许您还会说,“荒山治理主要是针对以前盗采后现场整治”,那么以前的盗采又是怎么出现的呢?另外,荒山治理有把大山的石头卖了然后种植上一些死亡率极高的小松树?不信您区看看被西山北乡作为标杆的易县22处责任主体灭失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项目第一标段易县西山北乡西步乐村白云岩矿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项目,矿山治理项目的现状,说白了,西山北乡所谓的“矿山治理”只不过是二次盗卖石料后整理现场而已!那个项目就是一个叫红利的人干的!

也许您还会说“矿山治理过程中会出现一些石料,卖了怎么了!”,呵呵,不错,矿山治理一方面可以套取国家资金,另一方面可以盗卖石料一举多得,这比盗卖石料还厉害!关键是,您有出卖石料的手续吗?您有环评吗?您有开山的手续吗?您敢不敢对矿山治理的结果进行鉴定?看看到底是矿山治理还是盗卖石料?鉴定费我可以出!

这是西山北乡标杆项目,易县22处责任主体灭失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项目第一标段易县西山北乡西步乐村白云岩矿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项目之后的效果,好好荒山治理成这样,还好意思说是“矿山恢复治理”?

说白了,一方面套取矿山治理费,另一方面卖石料,真可谓一箭双雕,一石二鸟!

玩的高!实在是高!

正是如此,一箭双雕的“矿山治理”可以开工,私自盗卖石料可以办理手续,但是唯独我们做个服务于当地群众的养殖业停了两年!

为什么?钱!

当然,这个钱不是政府,而是西山北乡人民政府为官者个人的私利,例如嫌30万太少,直接要了30%的干股!如果我真的盗卖石料,30%的干股意味这什么?陈宝良书记个人净收入一个亿没!这就是30万嫌少的根本!更是听说我做养殖后直接说“以后再说”的根本动因!

轻轻松松赚个把亿,并且要求不能说他参与,他在外面捞人!牛逼不?狠人不?恨人不?

在此,我郑承诺如有虚假,我愿意承担所有法律责任。

 

来源链接:http://www.xinhuaneett.com/2022/gn_0112/14616.html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