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经济热点 >

“拼车神器”兵败南京

来源:法律在线法制网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 2019-12-21 21:07
   
   

内容简介:任何一个民族能否长足发展,与其是否鼓励发明创新息息相关; 任何一个国家能否力争上游,与其是否保护发明创新息息相关! 在中美艰苦谈判最终达成贸易协议的今天,加强知识产权的...    

   

作者:巢扬

任何一个民族能否长足发展,与其是否鼓励发明创新息息相关;

  任何一个国家能否力争上游,与其是否保护发明创新息息相关!

  在中美艰苦谈判最终达成贸易协议的今天,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不仅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强烈要求,更是中国对民族产业发明创新提升技术保护的国家政策!

  “堵车难”、“打车难”,几乎是世界所有大中城市的共同难题;

  然而,科技工作者黄明辰,发明的“一种出租车合乘系统”,破解了“打车难、打车贵、合乘难、合乘计费更难”,实现了“乘客方便、司机增收、社会满意”的多赢目标,大大提升了出租车使用效率,方便了市民出行,减少了候车时间与所需出租车数量,有效缓解了城市交通拥堵现象!

  这样利国利民、世界领先的“拼车神器”,却未能如发明人所愿得以迅速在全国推广,除了方方面面的因素之外,也是因为——“李逵遭遇李鬼”!

  最近,发明人兵败南京,向记者讲述了心酸经历……

  ——采访札记

  2018年1月4日上午9时,伴随着法槌的敲响,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场有关知识产权(侵权)案的行政诉讼正式开庭!

  被告,是南京市知识产权局。

  原告,是来自南昌市大新科技公司的科技工作者黄明辰,他冒着鹅毛大雪,拖着羸弱的病体,匆匆从南昌赶来南京参加庭审。

  究竟何事,使年过花甲的黄先生不顾病躯,来到千里之外的石头城,竟将专职保护知识产权的知识产权局告上法庭呢?!

  心血凝就的发明

  如果说,城市道路是一个城市密布的血管,那么出租车,就犹如其中流动着的血液!

  曾几何时,城市拥堵、打车难等变成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尤其是酷暑严寒、节假日、雨雪天及上下班高峰时段,无论出租车、网约车,都是一车难求!

  打车难,已成为城市亟待解决的民生问题!而伴随着一边是市民打车难,打车贵,而另一边却是出租车运营资源的浪费,不规范拼车、因议价而引起的司机与乘客纠纷等乱象层出不穷。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黄先生,一个潜心于创造发明的实干家,主导了与(天津)大学博士生导师李某及专门的研发团队,用了多年时间,耗资上千万元,研发了基于物联网@“一种出租车合乘系统”(以下简称“合乘系统”)。“合乘系统”获发明+实用新型双重专利保护。

  上世纪60年代入伍服役于空二师工程机务大队的黄先生,是我军当时最先进的战鹰歼5、歼6的维护师。服役期间,黄先生系统地接受了航校必修的空气动力、电子工程、光学、仪器仪表等知识的强化训练,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战鹰维护者,并多次受到部队的表彰,也为退役后的多项发明专利获得,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合乘系统”,是黄先生年过花甲之后倾注全部心血的又一重大发明(许多人曾经在机关大楼、酒店、会展中心等公共场合享受到的便捷且免费服务的“自动擦鞋机”,便是他1987年获得的国家专利发明)。

  黄先生深知,长期以来我国对知识产权领域的保护力度相对薄弱,在全球也一直引起诟病,政府和法律界人士也一直在努力,使之不断完善。考虑到这些因素,为了未雨绸缪,在“合乘系统”研发的过程中,从2010年10月12日开始,黄先生即对“合乘系统”中的几个独立系统,分别申报了国家专利并且获批。

  黄先生曾经申报的项目、时间、获批专利号分别见下表:

  1. 申请日:1987.07.24

  ☆.[发明专利] 全自动上油刷鞋机

  ☆.专利号 : CN87207334.3

  2. 申请日:2010.10.12.

  ☆.[实用新型] 一种出租车拼车方向指示器:

  ☆专利号:ZL 2010 2 057943.1

  3. 申请日2011.10.09.

  ☆.[实用新型] 一种流动广告牌

  ☆专利号:ZL 2011 20378764.6

  4. 申请日:2012.07.31

  ☆.[发明专利] 一种出租车合乘系统.

  发明专利号:ZL 201210266553.2.

  .5. 申请日:2012.0731.

  ☆.[实用新型] 一种出租车合乘系统.

  ☆专利号:ZL 2012 2 0372344.1

  这些发明中,“合乘系统”无疑是含金量最高的发明专利,它的问世,将对我国出租车及其他共享汽车的营运,及在节能减排、缓解交通拥堵、缓解市民打车难、打车贵、公平收费以减少司乘矛盾、响应政府提倡的绿色环保等方面,起到一个里程碑式的作用。

  “一种出租车合乘系统”在研发、小试、中试过程中,受到了国家交通运部(已立项)、南昌市交通运输局、南昌市城市客运管理处及出租汽车公司等各级领导的广泛关注与支持。2012年7月底样机通过国家质监局检测,当年底开始小批量生产,个中甘苦黄先生已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2013年元旦开始,江西省南昌市政府、南昌市交通运输局决定,在部分出租车上进行试装,以期对“合乘系统”的市场实用性及反响进行调研。不出所料,反响结果空前热烈!

  所有试点安装了“合乘系统”的出租车司机以及大量乘客,对这一新生事物赞赏有加。“合乘系统”不但节约了乘客的成本,出租车司机也显著增加了收入,更为市民出行提供了一个便捷的平台。同时,它也为城市拥堵、打车难等起到了一个缓解的作用。“合乘系统”运营10个月后,时任南昌市交通运输局局长黄维象、副局长吴久铭、市客管处书记揭任成等各级领导,均对此给予了较高的评价,黄先生也因此获得了多次表彰与无数殊荣。

  2013年11月、2014年9月,连续两届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第十、第十一届中国科学家论坛,黄先生都被邀为特邀嘉宾,列席了会议,两届论坛均将其专利发明“合乘系统”作为了论坛的科技推介成果。2017年4月26日,黄先生的发明又被列入“中国科技产业大会”“科技合作成果转化资本”对接会上的重点推介项目。

  成果被窃

  2013年01月22日,新华社在中央政府官网www.gov.cn报道《“南昌试点出租车合乘计价器”》……这一新闻迅速引起媒体们的广泛关注:

  CCTV-1、CCTV-2、CCTV-4、CCTV-13、凤凰卫视、江西卫视、东方卫视、中国新闻网、今日头条、国家交通运输部官网……均对此进行实地走访拍摄,市民与司机们都对“合乘系统”非常满意!

  这些报道无疑也引起了国内多家从事这一领域研究的众多企业、科研单位的关注。先后有诸多省市不同层级的政府职能部门以及交通、客运部门来到南昌取经,拟将此发明在各自所在地予以推广。而黄先生,也毫无保留地将信息介绍给了这些取经的单位。

  2016年上半年,黄先生在江苏省的一个新闻网站发现,江苏省南京市的部分出租车上,竟然安装了与他发明的“合乘系统”完全一样的产品,黄先生的发明,移花接木变成了江苏南京“有滴科技科有限公司”的“重大发明”,自己潜心多年呕心沥血的研究成果,悄然成了别人的嫁衣,成了他人的“科技成果”!

  于是,黄先生带着自己的研究人员,来到了南京,坐上出租车,实地进行了调研。黄先生发现,南京出租车上安装的机器,是由多家公司组成的联合体共同打造的,其主要牵头的,是一家在当地乃至整个江苏省都颇为有名的公司——“南京有滴科技有限公司”。而他们所推广并且已应用于市场的产品,与自己的发明产品完全一样,从核心技术到外观,竟然全部重叠!只是为了遮人耳目,南京的方向显示器,安装位置由原始发明的车顶挪到了副驾驶前的挡风玻璃处!

  黄先生愤怒了!

  带着疑惑,带着自己劳动成果被剽窃的伤心,黄先生即刻赶回了南昌。

  漫漫诉讼路

  (一)知识产权局仲裁之审

  黄先生,只是一个潜心科研的发明家,并不太懂得司法维权的程序,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向法院起诉,而是向户籍所在地,也是研究发生地——南昌市“知识产权局”投诉。

  2016年8月22日,黄先生向南昌市知识产权局书面提出了其科研成果被侵权的申诉,得到的答复是:必须向侵权结果发生地南京市投诉!黄先生表示了自己的疑虑,到南京诉讼,况且涉及的是南京的几家大公司共同侵权,会不会有地方保护主义的情况发生,得到了南昌市知识产权局非常确定的答复:不会的!

  为了引起南京方面足够的重视,南昌市知识产权局出面,将黄先生的投诉转给了南京市知识产权局,其目的是希望黄先生的申诉能够在南京引起重视并且得到公正的处理。

  黄先生再次赶到南京,从广告中寻找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几轮磋商,黄先生决定聘请他们为代理人,由律所安排的杨X平律师来负责本案。

  2016年9月1日,南京市知识产权局向黄先生的公司“南昌市大新科技有限公司”发出了“受理通知书”,正式启动了本案的仲裁审理程序。

  此后,黄先生多次在南京和南昌之间来回奔波,配合律师的调查取证,将主要的精力放到了诉讼中,而对产品的市场推广、更新升级等工作,不得不暂时搁置。

  同时,南京市知识产权局也开展了对应的调查取证等工作,同时邀约了技术专家组对双方的产品进行了比对,专家组经过充分调研分析比对后,一致得出的结论是:二者产品主要技术特征完全相同或者等同,确定被诉产品构成侵权!讽刺的是,专家的鉴定结论,黄先生是从南京知识产权局主审本案的一位官员处得到的。

  案件拖到了次年的3月15日(这是个在中国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开庭审理了。仲裁庭上,双方唇枪舌剑各执己见。黄先生因为已经知道了专家的鉴定结论,天真地以为此案必胜无疑,所以成竹在胸,心中也在暗自为外界流传的所谓“南京的地方保护主义特别严重”等传闻所不屑。

  “合乘系统”申请的专利保护,技术特征共拆分为12项,在无法抵赖的情况下,“南京有滴”不得不承认了其中部分特征相同或者等同。

  当日庭审,无结论,也无裁决结果。

  庭后,黄先生回到了南昌。满怀期望与信心等待南京知识产权局的仲裁结果。

  黄先生曾就本案咨询过南昌及国内诸多专家、专业律师,得到的答复一致:经比对分析,对方产品确定为剽窃“合乘系统”,加上南京知识产权局已做过的专家组鉴定结论,侵权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所以,黄先生觉得释然了!黄先生能做的,就是静等南京知识产权局的裁决结果,黄先生有理由相信,裁决一定是公正的!

  (二)波折始起

  说不清是诡异是陷阱还是巧合,黄先生从代理律师口中得知,当天庭审后,知识产权局杨姓主审员即去电律师,称曰,案件从立案到首次庭审,时限上有点长了,领导那里不好交代,所以希望黄先生能主动将案子撤了,然后重新报案。并且保证:一、黄先生当天撤案重新再报案,她保证当天就立案;二、原来的全部材料包括已固定的证据、专家的鉴定、庭审记录等都不会推翻并且原则上也不需要再次进行庭审——因为案情并不复杂!

  考虑到是主审官员提出的要求,出于不敢得罪主审官员的原因,也因为得到了她的二个非常确定的承诺,黄先生纠结后还是同意撤案了。

  杨主审官履行了承诺,3月27日,黄先生撤案后立即再诉,杨主审官马上就立案并且给了新的案号!

  殊不知,黄先生就此落入了一个他至今也没有想明白的圈套,这一撤一诉,究竟对案子的走向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他一直没有想明白!因为他实在不精于司法,他的精力,全在研究技术。

  3个月后,黄先生接到了知识产权局再次庭审的通知,觉得有点纳闷。不是说原来的证据、专家鉴定、双方质证等都不需要重新“过堂”了吗?为何又要重新开庭审理呢?但黄先生还是依照通知的时间,出庭参加了庭审。

  2017年6月26日,黄先生、代理律师以及对方聘请的代理律师,由南京市知识产权局主导,再次进行了庭审。庭审中,对方一位毛姓律师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质问黄先生,你心里没有鬼,为什么要撤诉,撤了为什么又要再诉?除了绝不承认他们的产品是模仿、抄袭了“合乘系统”,还口口声声警告黄先生:“你再这样纠缠不清,信不信我分分钟钟让你的专利无效?”(原话就是这样)。这次庭审,显得有点匆匆忙忙,前后就进行了一个小时,给黄先生的感觉就是知识产权局要一个形式,并无审理任何新的实质性的东西。

  无疑,庭审不欢而散。但是对方律师的一句“我分分钟钟让你的专利无效”,却让黄先生心惊胆战。他不明白,他卧薪尝胆耗费多年心血研究发明的科技成果,获得了诸多专业人士、有关部门的首肯,得到了中国科学家协会邀约推广的、并且已经在国家专利局注册完成的专利发明,为何对方一个律师就有能耐让自己的专利保护变成“无效”呢?说好的我们国家开始注重知识产权领域的保护力度呢?说好的国家开始严厉打击假冒伪劣的举措呢?

  黄先生知道,知识产权局的庭审过程,是依法进行的,是严肃的,双方当事人、代理人都会对自己的言论负责,那么,对方律师究竟是什么样的背景,会当庭说出这样带有威胁的言语呢?主审官为何不制止他呢?

  黄先生,由第一次庭审时知晓了专家组的鉴定结论后的释然,变得茫然了!

  黄先生隐约感到了自己因为不敢得罪人,依约撤诉又起诉的举措,是进了个圈套。他,已经隐约感知到了最后的仲裁结果。

  2017年7月25日,南京市知识产权局作出了仲裁结果,不出黄先生所料,他输了!

  按照现行的专利侵权标准,必须是100%全部一样,才算是侵权成立。

  黄先生的专利保护,共分12个项目,南京知识产权局的仲裁书,不得不确认了“有滴科技”产品绝大部分与黄先生的发明相同。主要技术核心、功能等共10项,都完全一样。但是,却留了二个与主要核心技术毫不相干的尾巴:一是“有滴科技”将专利保护的“车顶显示器”,从车顶改到了副驾驶前档玻璃处,称其“位置不同”;二是将专利保护的“录音录像”触动开关方式作了微调,称其“触发不同”。

  南京知识产权局仲裁庭,不敢掩盖二者产品在技术参数、特征、功能作用的相同性,诱导黄先生撤诉再起诉,换一个案号,从而达到将专家组曾经做出的“侵权成立”的鉴定结论束之高阁置之不理的目的,并牵强地找了二个表象问题,以期达到“没有100%完全覆盖”的效果,由此做出了“有滴科技”侵权不成立的仲裁决定。

  至此,黄先生深谙了“地方保护主义”的真正含义,也领略了司法不公的真谛!

  黄先生伤心了!

  黄先生愤怒了!

  但是,黄先生没有屈服!他将仲裁结果以及过程,告诉了南昌的一些专家,也再次请教了相关法律人士,得到的答复是:仲裁书确认的二个问题,只是表象不同,而实质依然等同——“有滴科技”没有在技术特征及功能性上有任何创新作为,只是为了应付可能引起的诉讼,做了一点“掩耳盗铃”的微调,他们刻意避免了100%等同的结果,他们在钻现行知识产权法律法规的空子!

  (三、法院诉讼)

  黄先生在经过痛苦的思索之后决定,向法院起诉,要求法院给一个公正!因为他认为并且相信,法院毕竟不是一个行政职能机关,他们是专司法律的机构,他们可能会公正一些!

  为了研发和推广这个项目,黄先生已经耗尽了全部家产,他将自己早些年在南昌和重庆购置的房子全部卖出,这些房产来源于他以前的“自动刷鞋机”等发明的专利收入。年近七十的黄先生,现在只能在南昌租房居住。为了自己的理想,黄先生义无反顾,将全部的家产投入了进去,为此,前妻不理解,最终弃他而去,双方离婚了!

  黄先生没有气馁,他再次向朋友借钱,再次聘请了律师,他要将这个官司打到底!

  2017年8月,黄先生寻找了新的律师,正式扣响了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诉讼之门,要求南京中院依法撤销南京知识产权局的仲裁决定。

  律师在南京中院庭审的代理书中,针对二个争议焦点提出:对于显示器安装位置不同,对方没有给出明显差异的证据和依据;对于“触动开关”,侵权方移花接木,以侵权产品的工作方式代替技术特征,刻意混淆视听,其最终目的是为其侵权行权规避责任。

  2018年1月4日,南京中院知识产权庭,在大雪纷飞的寒冬中,开庭了!

  庭审进行了约二个小时,被告南京市知识产权局承认在其审理的过程中,曾经委托专家组进行过评审,也承认评审结果是对方侵权,但又辩称:专家的意见,可以采纳也可以不采纳,决定权在仲裁庭。

  其实,黄先生已经对南京中院的这次诉讼不抱很大的希望了!从律师那里,他了解到,必须走过这个程序,然后上诉到省高院。省高院判决以后,按照我国法律规定才有可能向最高法院提起审判监督程序,以达到再审的目的。他了解得知,由于或多或少存在着地方保护主义现象,最高人民法院在涉及到知识产权类的再审中,有较高比例的改判案例,所以黄先生庭审后在法庭当场表示,自己对案子在南京抑或在江苏高院审理能得到公正已经不抱希望了,只希望尽快经过法律规定的程序,然后到可以讲理的地方去讲理。

  再次不出所料,黄先生又一次败诉了,理由依旧!

  案外寄语

  黄先生所诉的侵权对象“南京有滴科技公司”,并不是单一的一家普通企业,它是一家有着南京多家公司包括国有企事业单位参加的“联合体”,这里面涉及南京出租汽车、电器制造、交通部门、物价部门等众多单位,而且黄先生所诉的侵权对象,已经成为了南京乃至整个江苏省的一个“标志性”的企业。

  曾经有国内的资本运作集团,希望出资上亿元整体收购黄先生的“合乘系统”专利,但是被黄先生拒绝了。因为,“合乘系统”已经成了黄先生生命的全部,它如同黄先生的亲生孩子,从嗷嗷待哺到一点点成长,年届古稀的黄先生倾注了全部的心血,所以他不愿意卖出自己的“孩子”!

  而被侵权,就犹如自己的亲生孩子被诱骗、被拐卖!

  2018年3月,黄先生在规定最后的上诉期限内,将本案上诉到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然而,整整一年零九个月过去了,黄先生的上诉,却一直未接到到江苏省高院的开庭通知。

  黄先生疑惑了!

  按照我国现行的《民事诉讼法》第176条规定,民事案件的上诉审审结时效必须在立案后三个月内,而现在,不知何故却一直杳无音讯,黄先生能做的,就只能干等。

  黄先生有一个发明爱好者圈子,圈内都是一些搞发明的朋友。朋友建议黄先生,将这个案件的始末过程,在国外的媒体上发布,以期引起国内主管部门的注意。因为在国内,凡是披露负面消息的报道,一般媒体均不愿意发表。犹豫再三,黄先生没有同意。因为他懂得“家丑不可外扬”这个道理,因为他相信,在国家如此大张旗鼓宣传加大对知识产权领域内的保护力度的氛围下,他终会找到一个可以主持公正、可以说理的地方!

  曾经的黄先生,风华正茂意气风发!从一个卫戍祖国疆域的共和国战士,一个自立门户不要国家一分钱补贴、卖房借钱搞研究的发明家,一个中国科学家论坛的座上宾,一个曾经被各大卫视、新闻媒体簇拥着的风光人物,到如今只能蜷缩在一个租来的狭小的空间,靠着菲薄的退休金艰难度日的老者,而且这个老者时时还在担心人家说过的“分分钟钟让你的专利无效”谶语成真!

  即使这样,黄先生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自己的爱好,他对祖国的缱绻之情依然!

  黄先生的发明,对我们国家在城市道路建设中,对我们缓解打车难、减少收费矛盾、对税收,对环保、对百姓减负支出,确确实实起到了一个无法比拟的作用!

  而现在,国内已经有多个城市冒出了侵犯黄先生专利的案例,这里面有“南京有滴科技”卖出的,也有直接仿照黄先生专利的!

  黄先生期望,自己的发明能真正受到国家保护,也坚信这些现象会逐一得到解决!

  黄先生坚信,公平、公正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剽窃、仿制、抄袭投资少见效快,与自主研发的投资相比是天壤之别,所以当今不少企业对剽窃、仿制、抄袭趋之若鹜。

  本文即将发稿之际,代理律师终于接到了江苏省高院书记员的来电,告知高院准备对本案再作一次听证……

  我们期待法律,能给发明家黄先生的心血之作——“出租车合乘系统”应有的法律保护!

  我们将对案件审理的后期情况,实时进行跟踪报道。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拼车神器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