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经济热点 >

打赢疫情攻坚战,强力调控+“无形的手”缺一不可!

来源:法制E线网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 2020-01-26 21:14
   
   

内容简介:疫情严重,但理性仍是最好的依靠,不妨从铅笔说起。 I, Pencil是伦纳德里德的一篇经典文章,讲的是生产一只铅笔的过程,文章很长,节选几段: 我(铅笔)的家谱得从一棵树算起,...    

   

疫情严重,但理性仍是最好的依靠,不妨从铅笔说起。

"I, Pencil"是伦纳德·里德的一篇经典文章,讲的是生产一只铅笔的过程,文章很长,节选几段:

“我(铅笔)的家谱得从一棵树算起,一棵生长在加利福尼亚北部和俄勒冈州的挺拔的雪松。可以想象一下,锯子、卡车、绳子,以及无数用于砍伐和把雪松圆木搬运到铁道旁的各种设备。再想想制造砍伐和运输工具的形形色色的人和数不胜数的技能:开采矿石,冶炼钢铁,再将其加工成锯子,轴,发动机”

“不错,还应该包括那些向太平洋天然气与电力公司的电站大坝浇铸水泥的人!因为,正是这些发电站向工厂供应了电力。”

“石墨要与产自密西西比河床的粘土混合……为了提高其强度和顺滑性,还要…….产自墨西哥的大戟石蜡。”

“我的雪松木杆上涂了六层漆。你知道油漆的全部成分吗?谁能想到蓖麻子的种植者和蓖麻油的加工者也是我的前身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身上的那点金属——金属箍——是黄铜的。想想那些开采锌矿石和铜矿石的人们吧。”

“不要忘了那些或早或晚在薄板条穿州越县的运输过程中——每车装60吨——出了一份力的人们。”

上述所涉及到这些环节,还仅仅是生产一只铅笔的一部分而已,一只口罩,并不会比铅笔更加简单。

口罩绝不比一只铅笔更简单

现在口罩短缺,价格飞涨,厂家订单多,产量更大,利润率也更大。但是,在春节期间,很多工厂已经停工,工人也开始休息,元宵节前后才会返回。所以,有些老板甚至需要开出三倍工资叫工人回来。

而且,更重要的是,现代市场制度精巧、严密,一个口罩的生产,不仅仅需要口罩厂本身,还要上游特种布料等原材料厂,还有物流、仓储、销售。

从京东、天猫买口罩,也需要店员加班工作,物流加班、快递加班。现在的情况是,很多网上购买的东西,仍然要节后才能发货。

所以,为了帮助一线人员打赢这个仗,帮助群众克服恐慌,在口罩、药品、医疗设备,甚至蔬菜、食品,这些物资从上游到厂家到渠道,都需要适度的价格信号去激活,并促进资源向急需物资的生产、运输等方面倾斜。

这是正常的、合理的、必要的。一定的价格信号,有利于市场积极重新建立各种物资供应渠道,恢复供应。

市场比行政调配更有效

现在武汉停掉了公交车,也停掉了出租车与网约车,停掉了市中心的通行,但同时,也成立了免费车队,供街道办事处调用,需要的人可以申请,批准了就能用车。这实际上就是政府统管的供给制度。

其实,出租车适度涨价,价格高了,非刚需出行的需求就会被抑制。然后,司机的防护设备的成本解决了,同时司机的风险也被补偿了。原有的市场体系就可以高效完成这一切。

即便考虑舆情因素,价格不能轻易涨,但也不应轻易抛弃市场机制。

但现在是,有需求用车,要去街道办事处申请,等待批准。这个过程耗时间,也消耗人力。武汉有13个区,每个区大概10来个街道,用车的需求、调度,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一个街道就算2个人,甚至只算一个人做这个工作,也需要100多个公务员专门投入到这个事上来。

但是,再多的人都注定是低效的。疫情需要的物资很多,从各种化工原料、到生产设备、药品、交通、物流。这些物资非常琐碎,考虑到各个产业链的延伸,就更是复杂。

比如,口罩厂的生产线上的电机坏了,要送到厂里去,那么,在申请车辆的时候,该怎么给街道办事处的50岁的大妈证明,这个电机是疫情相关的,而不是送给另一个生产拖鞋的厂,甚至就是自己私人出行呢?

中国明明有全世界最发达的基于4G、卫星定位、智能手机、大数据、人工智能的交通调配系统,为什么非要退到干部电话调度的时代呢?

政府和市场,其实是可以相互配合,共同应对疫情的。

1967年1月25日,上海的《解放日报》以“革命造反派来信”的形式发表了,一位名叫章仁兴的造反派成员提出“春节不回家”的倡议。之后,人民日报等全国各地的报纸纷纷跟进,用“读者来信”和“倡议书”来“代表”民意,表示要破除旧风俗,春节不休假,开展群众性夺权斗争的倡议书。

1月29日,中央便顺应“广大革命群众的要求”,发布了春节不放假的通知。在北京火车站,宣传车反复广播该通知,许多准备回家探亲的人甚至退掉了已经买好的返家车票,持续了十余年的“革命化春节”拉开了序幕。

如今,面临疫情,一些行业可以延长假期,但另一些行业,政府可倡导提前结束春节,相关行业是可以理解的。当然,价格信号也必不可少,也只有价格信号才能高效率地筛选行业,筛选到每一个人。政府强有力的号召很重要,但价格信号也会激活生产,激活某些行业的产业链,在这些行业中提前结束春节。

如果不这样做,整个社会生产全力开动来应对疫情,估计还要等到元宵节后——还有整整两周。那个时候,根据网上的一个模型,感染病例会爬升得更多。

更糟糕的是,缺乏价格信号,很可能元宵节后都无法完全恢复。

市场是高效的机制

很多人设想的可能就是,春节后,我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平时都叫外卖。但可能忽略了一个问题:谁来送外卖?

政府的行政权威,能影响到企业、大平台,但影响不到已经回老家的外卖小哥。

首先,外卖小哥也是需要防护的,有相关设备的成本;其次,他们送外卖接触的人很多。他们会权衡风险和收益,如果价格不足,他们觉得不划算,没必要冒险,春节后就会观望,先不到大城市。

很多人依靠外卖生存的计划,就会成为泡影。更关键的是物流等行业,都会受到影响。所以,价格信号对于恢复供给、恢复城市的运行、维持正常的生产生活,是非常必要的。

相对于捐赠、供给制、战时体制等名词,市场机制会显得没有那么富有激情,没有宣传价值,甚至,让人觉得有些负面。但实际上,它是最高效的机制。

我们要把市场正常价格浮动与囤积居奇分开,药店一个口罩原本20,现在卖100,当然应该查处,但卖30,未必不可接受。

价格信号带来更大的公平

尊重价格信号,会带来更多的公平。

医生、护士们冒着危险,奋战在第一线。他们不是军人,在关键时刻,却在做着军人的事。我们看到了他们写下的“不计报酬,主动请缨”的志愿书。

但是,医护人员也是普通人,也肯定有人会犹豫、会害怕,那么,给予经济上的补偿、或将他们成为改变意愿的最后一个小小的理由。这是公平的,不能让英雄流汗流血却又流泪委屈。

政府强有力的统一协调,与充分利用市场机制,利用社会本身高效发挥价格信号的作用,是保障社会生产平稳、高效、有序、可持续的两个方面。

中国现在有很强的生产能力,成为世界工厂、第二大经济体,正是依靠市场机制。这个经验在非常时期也一样成立。

就像前面所说,中国有依靠市场化建立起来的最发达的交通体系,但一遇到危机,人们就抛弃了它。这是一件挺悲哀的事。

其实,受制于教育,我们仍然是不信任市场的。一旦有问题,就想到供给制、军管。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是有必要的,但现在社会并未崩溃、市场仍在运行。

所以,应该充分利用社会与市场本身的力量,去解决物资供应问题。而且,随着市场恢复供给,竞争仍然是存在的,价格就会恢复。

维稳瞒报与不惜打断社会运行,是硬币的两面。好的应对方式,是居中折中,考虑周全,讲究过犹不及。

但是,“没做什么”很容易被发现,而“做过头了什么”,却很难被指责。所以,在缺乏主观能动性的前提下,“做过头”就很可能是一个理性的举动。更糟糕的是,当“没做什么”之后,一个可能的逻辑结果就用“做过头什么”去弥补。

但是,病毒这件事,不像煤改气、不像环保关停,它要科学的、客观的、理性的、周全的措施。不做,做过,都不利于消灭它。

所以,过犹不及,要在政府调度与市场机制之间,保持小心翼翼的平衡。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疫情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