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E线说 >

吴鹏飞:换人如换刀,希望武汉抗疫早一点快刀斩乱麻!

来源:法制E线网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 2020-02-14 11:39
   
   

内容简介:昨天,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与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双双被换。 解职的理由,中组部的说法是,这次调整是中央从大局出发,根据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和湖北省领导班子实际,经过通盘考...    

   
昨天,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与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双双被换。解职的理由,中组部的说法是,这次调整是中央从大局出发,根据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和湖北省领导班子实际,经过通盘考虑、慎重研究决定的。对两人的用语是,不再担任原职务。
 
其实,对普通人而言,这个换人的原因,通俗地说就是两个:一,是否已控制大疫;二,是否能控制大疫。显然,经过21天的观察和考察,最高决策层认为答案是否定的。虽然解职文件用语温和、并未深责,但两位今后至少是很难再获重用了。
 
 

 
新任湖北省委委员、常委、书记应勇(右二)
 
 
 
我的观点是,天灾大疫面前,国难当头,战地指挥官无论是谁,只要在任一分钟,我们就要支持60秒。发现问题及时上报上告,或积极建言献策。但我们不应该对他们谴责、怒斥、咒骂,更没有资格去高喊换帅。因为这是人类和民族生存之战,打仗有打仗的规矩。
 
我举个例子。列宁格勒保卫战,前期是伏罗希洛夫将军指挥的,打得节节败退,但没有一个战士和军官、战地记者、送弹药的老百姓要求换人,大家是紧紧团结在他身边。因为换帅是最高统帅部的事情,换不换,何时换,怎么换,那是敬爱的斯大林同志考虑的事情。
 
后来,斯大林写了一个条子:伏罗希洛夫同志,请你将司令部转交给朱可夫同志后,立即飞回莫斯科。没有责备,没有埋怨,大家一一拥抱送别。然后又聚拢到朱可夫身边,他与前任不同,喊出“不是列宁格勒害怕死亡,而是死亡害怕列宁格勒”,用残兵败将守住了城市。
 
这就是战斗民族,确实有值得学习的地方。我们今天的换人,也是在恶战关头,全省积累下来一天的确诊就达到14840人,形势非常严峻,坐镇武汉的陈一新同志说,可能潜在的感染人数还非常大。这时候,湖北和武汉人民,应该毫不犹豫地团结在新的两位书记身边。
 
我要指出的是,新的两位班长,同样也是人,是人都会犯错。我们仍然应该全力支持他们,不炒作战时的负面消息,积极出谋划策,同样,更不能因为疫情万一出现更坏局面,又拍案而起,高叫换人。我想说,在殊死战争中,换将换帅,始终应该只是统帅部考虑的问题。
 
我们了解的资讯肯定没有统帅部多,如果有人认为比统帅部还高瞻远瞩,那这个结果还会让他不满意,因为换得晚了,对吧?读者朋友们,在危难关头,我们仍然要有规则意识,仍然要有理性。我躲在每个小区每栋楼都有确诊患者的疫心,这样看问题,就是一种自我锻炼。
 
即便是公众被带得非常愤怒的时候,也要有勇气坚持这些观点:无论灾难多么深重,我们都不能今后让眼科医生为公众进行传染病预警;无论感到多么尴尬,我们也要承认,被大家和我讽刺过的港大教授管轶比钟南山牛,他唯一正确地预见到感染人数将是非典十倍起跳。
 
同样,我们要承认新冠病毒首先是一场天灾。其次,才是人的问题,专家的预判错误,认知的缺失导致的轻视,病毒无症状大规模传染和长期潜伏,疫情爆发导致医疗资源极度匮乏,应对经验不足,整个应急机制的低级,最后也包括官员自身素质和能力的因素,导致了应对的严重缺乏章法。
 
新任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看望慰问支援武汉医护人员家属代表(中间)
 
 
有人说我袒护家乡的官员,老实说,我这一辈子喜欢的官员很少。我只是喜欢公道而已,担心舆论一边倒,为有人抹黑党和政府提供可乘之机。这种人确实有,我就天天可以看到借机反中恨国的帖子,一般读者不一定识得,但我毕竟是老猎人,狐狸的腥味逃不过我的鼻子。
 
中央决定换人,是要将伏罗希洛夫型的将帅,换成朱可夫型的将帅,不必过度炒作。新的书记们,也要向朱可夫学习,第一,对前任危难时期的贡献,给予尊重;第二,不批评前任,尽快收拢战地人心;第三,赶快调研,熟悉情况;第四,总结前任教训,以利再战。
 
那么,被换掉的两位书记,前边的得失就不提了,封城之后,他们最大的失误是什么呢?别看有些人讥评、嘲弄这两位官员久矣,但却不见得知道他们真正的失误在哪里。我在这里分析分析,请湖北与武汉的朋友,转一下,给新来的两位书记提个醒,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失误一,顾虑太多,没有勇敢地把其实不需要太多治疗的、所有住在指定接诊医院的、当时惊恐害怕的轻症病人转运出去,从而腾出大量床位,把全部危重病人收进来及时抢救,这导致了较高的死亡率。危重病人苦不堪言,四处求治,又出现了大量的、新的感染。
 
 
失误二,动作太慢,没有及时地征用或建成大规模的简易治疗基地,也就是方舱医院,同时停止所有接诊医院的发烧门诊,完全彻底地通过街道单一渠道,将数万疑似患者一网打尽。导致了大多数疑似病人居家隔离、社区隔离、蜂拥看病,酿成了更大规模的感染。
 
失误三,决策太迂,没有果断地从实际出发确定甄别办法。在感染者每日激增,核酸检测耗时太久,测试剂短缺的情况下,拘泥于确诊标准,没有根据临床医生建议,把肺部影像作为最低标准,迅速圈定感染者。避免他们的流动,这也是造成新的感染的原因之一。
 
客观地说,之前的工作已经有了一定基础,现在新的领导班子,面临同样的决断,那就是应收尽收,及时甄别,分类治疗。如果再拖延下去,复工复学压力越来越大,任何一个感染者漏网,都可能使疫情重燃。请新的决策者大刀阔斧,尽快斩除魔鬼,还中国明媚春天。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武汉       抗疫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