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E线说 >

雪梦刀:方方们的“悲歌”要唱向何方?

来源:法制E线网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 2020-03-21 10:24
   
   

内容简介:2020年,百年未有的大变局开启之年。有人说,时代的尘埃落到个人头上,就像是一座山;小刀倒是觉得,病毒突如其来的又闯进我们的世界,倒像是大浪淘沙是金子总会发光,是垃圾一...    

   

 2020年,百年未有的大变局开启之年。有人说,时代的尘埃落到个人头上,就像是一座山;小刀倒是觉得,病毒突如其来的“又”闯进我们的世界,倒像是大浪淘沙——是金子总会发光,是垃圾一定会被清扫进历史的角落。

  1、《车欠土里》和《第九个寡妇》以及《丰乳肥臀》们

  文艺从来都摆脱不了立场和属性;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就具备了革命文艺的属性,相反,其属性必会背离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要么矫情和伤痕,要么反动和勾结。

  深耕武汉的方方,远走米利坚的严歌苓,还有高密大高粱地走到京都的莫言,莫不是过去几十年插上了强劲翅膀飞向高峰的文人墨客的代表。

  说是高峰,一点儿也不枉了这三位;方方,刚刚在病毒肆虐疫情严峻的武汉,展示了一下其能量——一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吃着火锅唱着歌就把《武汉日记》写了,一边还能轻松调动我们的基层民警在疫情管制下恭送其侄女奔向国外。

  而远走太平洋彼岸的严歌苓,除去写《第九个寡妇》这样的历史虚无小说否定革命时代,更是写过被拍成电影《归来》和《芳华》的文艺作品,先后被张艺谋和冯小刚这种级别的导演选中,风光一时。

  而高密乡走出来的莫言,凭借所谓魔幻现实主义的噱头和其对中国近代社会阴暗式刻画,包括《丰乳肥臀》《生死疲劳》《蛙》《檀香刑》等有名的大作,荣登很多人梦寐以求的诺贝尔文学奖宝座,从此官运也亨通起来,和方方同挤在一个体系,风头无两。

  方方,严歌苓,莫言们,她们的共同特点是生长于这片热土,是新中国的建立和发展才给予了她们美好的生活;但她们的作品中,丝毫感受不到对这片土地和祖国的热爱,反而充斥着阴冷和憎恨。

  有人说伤痕文学是舶来词儿,但是放到方方们的作品头上,贴切的很——她们究竟失去了什么而留下疤痕,要一遍遍的撕扯开来,把若有若无的伤疤,撕裂成血淋淋的样子展示给世人。从其作品中,我们就能窥见其貌,她们眷恋的正是被人民埋葬的那个旧世界,所以方方要用车欠土里来形容,莫言要让畜生在疲劳的生死里哀嚎,严歌苓需要塑造第九个寡妇对她的公公的仁爱来表达——她们是一类人,她们的作品也是一样。

  所不同的是现实的境遇:严歌苓凭借中国内陆所谓的第五代顶级导演们火了一把,又回到了大洋彼岸;莫言凭借魔幻现实的阴暗刻画和大奖登上了人生高峰,正要继续前进的时候迎来了二次座谈——那个座谈上有和莫言截然不同的花千芳和周小平,不知道是不是敏锐感受到了什么,莫言渐渐归于沉寂;而近期风头强劲的方方,盘踞武汉经年,虽然其扛鼎力作《车欠土里》被封杀,但是一旦时机成熟,借着任何一个机会都会再次崛起——抗击病毒的武汉和中国,在方方闭门造车的《武汉日记》里,度过了艰难的时刻:病毒的肆虐,谣言的攻击,定向的忽悠,内外联动的破坏。

  2、谣言不可怕,外敌不可怕;可怕的是貌似正义和内部诛心

  真正让我们感到可怕的,不是谣言;因为谣言止于智者,因为网络这个谣言的聚散地也不再是法外之地。真正可怕的是伪装成正义的呐喊,是内部发酵的诛心!

  在病毒攻击开始的时刻,方方和方方们,正是扮演了这样一种内部的角色!直到现在,还有重量级人物为其张目和背书,直到现在,方方和方方们还在上蹿下跳,卖力的表演着什么!

  2019年岁末,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病毒袭击了武汉;这个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来源的病毒,也许永远也不会被追溯到源头——谁能让美国找到新冠病毒第一代的零号病人和起源?除了美国自己,别人无能为力。

  新冠病毒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其病害程度也同样惊人;所有的人,对病毒的感受和认识,随着灾难的发酵都在渐进和深刻。而此时,千万级人口的大城市武汉,不仅仅是九省通衢,更是处在春节和春运的时间节点上。

  考验中国和中国人民的时刻到了,考验我们的领导层和执政党的时刻到了;对于普通人来讲,最大的灾难是病毒的感染,是个体和亲属生命与安全,是生活的继续与困顿,是扑面而来的突发性事件当头一棒的晕眩。

  而对中国整体而言,真的是时代的大变局和整个民族与国家的安全问题,是社会稳定与发展问题;是战胜灾难迎接未来,抑或是被灾难碾压而失去所有过往的努力换来的民族复兴的希望。

  回头看,我们幸运的迎来了胜利的曙光。这个结果是党和国家政府,是大部分人团结奋战的结果!时代的尘埃铺面而来,是倒在灰尘里,还是站起来迎接胜利,每个人都交出了自己的答卷!那些奋战在抗毒一线的白衣战士们,那些奔赴一线投入战斗的人民指战员们,那些冒着风险服务于抗疫管理前线的人民警察、社区管理者、志愿服务者们,那些牺牲于抗疫战场的党员和群众们,他们给2020年这一次的抗击灾难中,答满了合格的试卷!

  而退休居家的方方女士,成为少数试卷不合格甚至零分和负分人的代表人物!她的代表作品试卷——《武汉日记》,任凭什么大文学教授和大新闻主编们如何涂抹,也不会摆脱被钉在耻辱的十字架上的命运——被深深的车欠土里进土里,腐朽或者糜烂。

  《武汉日记》以方方女士的私人视角,在抗击病毒的时代背景下,和新冠病毒一起,在武汉和中国肆虐——正如她在日记里提到的,她的医生朋友传给她的一张殡仪馆照片,照片里满是无辜死难者的无人认领的手机。

  在网友的深扒下,证明这是个谣言!而这个谣言太阴毒了,也太高明了!一地无人认领的手机,是死去无辜者遗落的。看到这种日记描写,我们能够在获知武汉封城之后,是怎样一种悲惨世界的描绘——更可恶的是有人煽风点火的将这一镜像比喻成了奥斯维辛——阴毒到了极致!一切还没有定论,无辜者是病毒造成的,病毒是哪里来的?方方女士仿佛嗅到了隐隐的扑鼻臭气,还米有搞明白是什么东西就猛地扑上去,把几年来因为《车欠土里》被封的怒气和怨恨,狠狠的发泄出来!

  而这种描述却又非常“高明”!并没有明说什么,但是告诉你武汉不行了!手机满地,殡仪馆混乱,死去者是无辜的,仿佛病毒不是罪魁祸首!日记初始的一段时期,满满的都是声讨,都是问责甚至问罪!指向性太明显了,连病毒都没有这么强烈的指向性吧!

  制造恐慌,诱导人群在巨大压力和恐惧下的宣泄——她的指向究竟是什么呢?在急需万众一心,急需武汉人民在全国人民的支持和援助下,响应国家的紧急应对措施,全力迎战病毒的时刻,方方女士的私人日记——就这样被推手推到了灾难时期最热的“文学”阅读物的前沿。

  和方方异曲同工的有那么一小部分人,只不过他们或者是没有被选定为力推的对象,或者是风头不妙要么转身就逃要么被揭穿示众,或者是所造的谣言和所忽悠的语句太低劣,并没有造成轰动。比如阿丘,他完美的配合域外势力,把病毒来源和灾难强行按到中国和中国人头上,要求中国和中国人民向全世界——不那么豪横的道个歉!因此受到了禁言,就算不禁言,这种低劣的行为,除了被识破其相的网友们骂死还能有什么结局呢?

  而方方的日记,却有着坚强的生命力;以至于方方女士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走在这条道上。先是被曝出方方利用特权,动用警力助其侄女违反防疫规定返回国外;又被曝出在口罩急缺的时刻,方方女士的京都好友随手就给了她满满的口罩关爱——但愿她的口罩是自费。进而围绕方方的日记,各路大咖们又纷纷出动,力图证明方方的日记还挺好!

  比如,某刘姓文学教授,某胡姓知名总编!再比如,依旧是她的京都好友,对她进行了专访!更有甚者,销声匿迹的崔姓大咖,也开始声援方方!如果小刀脑子没有糊涂,眼睛没有看错,前几天我时刻关注疫情发展和抗疫进展的过程里,电视上竟然出现方方女士那臃肿大圆脸!是不是来自京都的媒体记者们,专程去慰问“封城”里的方方女士?!还要让方方的出镜刻意的体现出一种意味深长的表达?

  只能说女士社会资源丰厚!她不太可能在封闭的大城市里感受到生活的困顿!她最多就是吃着火锅唱着歌,随手翻看一下莫须有的一地手机等消息!然后炮制出阴毒和高明的《武汉日记》,用日记里的文字当做标枪,投向她怨恨着的目标。

  3、哲学博士的举报和十六岁少年的来信——方方惧怕前者,利用后者?

  随着《武汉日记》的传播,其破坏力终于受到了狙击!越来越多的网友站出来说不,越来越多的有影响力的人开始反驳方方!双方角力的战场蔓延到多个核心网络空间。

  更有 时事杂报:知名北大王博士举报方方,领取三份高薪是否涉及职务犯罪,五套别墅是否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并强烈建议相关部门,依据法律规定,对其调查,调查方方试图颠覆国家政权,和境外势力有着何种程度的勾结,与资本集团有何种利益关系(此段来源于网络博主司马3忌)。

  此时此刻,方方女士有点引火烧身;《车欠土里》激荡起来的激烈博弈,因其被封反倒是貌似早就救了方方一次,如若不然,她的问题早就会有人密切关注!

  在四面困顿的境况下,方方女士并没有深刻反思,究竟是什么原因自己的所谓的私人日记竟然被这么人所谓厌恶和反对!也没有正面回应对方方女士日记里的——一地手机的谣言做回应,更没有回答究竟是哪个医生朋友给她传来这张照片!按照方方女士的逻辑,她的日记里虽然用文字描述了照片,但是她并没有上传——因此就没有这茬或者并不算谣言?毕竟是读书人,偷书能算偷吗?!

  而方方女士的神来之笔来了:在面对大众对其批评声音的浪潮里,方方女士选择一小朵不知道真假和出处的浪花——《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做了一个回应!

  且不管这位写信的是方方口中自嘲的五十多岁的抠脚大叔,还真是一位十六岁的豆蔻少年!就看方方“阿姨”给其写的回信,我们不禁大吃一斤!

  在方方“阿姨”的回信里,我们看到满篇的胡言乱语,慢说一个十六岁少年,就算真的是五十多岁的抠脚大叔,也不一定能看懂方方女士的云山雾罩吧!如果是涉足意态的网友,能够看懂方方女士的回信,那么相信一样就能够看出方方回信的指向——不是回应质疑《武汉日记》,而是把带毒标枪又又又一次投向所谓的十年!

  浩劫的十年,需要方方女士在改开的前十年里“自己和自己斗争,要把过去挤压进我脑子里的垃圾和毒素一点点清理出去!”

  当然,对方方女士来讲,恐怕新中国的前三十年对于她来讲,都是垃圾和毒素吧?

  方方的回信,是在苦口婆心的和祖国的少年交流人生的宝贵经验吗?我们看到了方方在批评和举报里的恐惧,也看到了方方犹如困兽,仅仅抓住子虚乌有的“十六岁少年来信”,把这种恐惧和困境以及网友质疑她造谣的压力,转向了一个即将被ZZ迫害者的形象!

  哪怕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丝丝来自庙堂要对其造谣行为和被举报事项调查和处理的迹象!但方方自己已经“惧怕”到要利用一个少年的来信,向某些躲在某处的力量求援?——我方方现在正在被极Z围攻,赶紧救命!

  把简单的问题导向复杂化,把制造谣言、制造恐慌黑暗的《武汉日记》塑造成二次的投名状——哪怕本来就是,正是方方正在做的。

  4、方方日记的导向,正是我们反对的!

  伴随着病毒的入侵,以美国为首的邪恶力量正在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趁你病要你命!

  伴随着中国抗击病毒疫情的即将胜利和美国疫情的爆发、金融市场百年不遇的血崩,美国正在千方百计把罪责强行扣到中国头上、正在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危机转嫁到中国头上、正在处心积虑对中国的ZZ安全、金融安全、地缘安全等进行全方位破坏!

  而随着中国外交官们的逆袭,中美任何妥协的可能都已经关闭,斗争已经“所有的选项摆在了桌面上!”

  中国和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与人民,面对的是一个虽然有些虚弱,但仍旧牢牢掌握着世界军事、金融、文化、外交、地缘、能源、粮食、科技、生化等等霸权的头号强国,而这个强国因为资本主义的根本性矛盾已经处在金融帝国主义最后的危机爆发时刻。

  想象一下,最危险的却又最可怕的美国,要解决未来美元崩塌的危机,要直面当前金融领域的崩盘危机!他们正在做的是什么?

  而方方们,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所要导向的是什么?病毒来了不是抗击,而是把领导人民抗击灾难的指挥官给干掉!而面对即将到来的胜利,方方们又失魂落魄、心不甘情不愿,同时对自己所作所为引发的批评,不是反思、悔过,而是恶意的引向更深层次的斗争领域。

  近几年来,一个重要的基础就是两个不能相互否定!我们的共和国历史所取得的成就,是七十年的成就和一代代人的伟大贡献与无私付出!

  借助一个子虚乌有的少年来信,方方控诉的是什么?她要和垃圾和病毒的斗争是什么?她仅仅是在批评之下转移目标、逃避造谣责任,还是想继续割裂历史、造成巨大矛盾!方方、方方们和她们背后的力量,多少年来一直在做而没有成功的不正是这件事吗?

  世界上没有任何外部的力量能够阻止中华民族的复兴!这已经是很多人的共识!击败中国,饕餮掉中国七十年以来发展的成果和财富,以此解决自身即将崩溃的危机,虎狼环伺!

  而堡垒首先是从内部攻破的,正如方方的《武汉日记》这种阴毒而高明的“文学”作品这样,首先从国家与民族的内部,造成你的破绽,以给敌人以攻击的缝隙!

  人民群众对内部问题的监督,正在被污名化为“围殴”!但是有着强烈民族复兴渴盼的中国人,在病毒抗击过程中,展现了既同有形的病毒斗争,又同无形的思想意识形态病毒作斗争的勇敢决心!

  伟大斗争,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2020年开启的抗击病毒疫情的惊心动魄过程中,揭开了其冰山一角!警惕啊,善良的中国人民!

  雪梦刀,于3月20日凌晨1点56。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方方病毒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