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资讯快报 >

返工潮下的疫情:未来几周将是本次抗疫的关键!

来源:法制E线网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 2020-02-09 11:40
   
   

内容简介:2003年的非典疫情是在春运返工潮后才爆发的。 2020年新冠肺炎吸取了2003年的教训,国家通过强力防控,希望把疫情遏制在春运发生之前。但实际上在春节之前,由武汉向外地输出人口流...    

   

 

2003年的非典疫情是在春运返工潮后才爆发的。

 

2020年新冠肺炎吸取了2003年的教训,国家通过强力防控,希望把疫情遏制在春运发生之前。但实际上在春节之前,由武汉向外地输出人口流动在数百万人之众。

 

过去一些天,也已经出现了不少异地传播的案例。

 

全国的法定开工日是2月10日(周一)。2月6日,中央政府基于对疫情的最新了解,由总理主持召开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会议指出:

 

“当前除湖北省外,全国其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总体稳定、病死率低,要合理配置资源,避免不必要恐慌,在继续做好科学防控的同时,有序推动恢复正常生产,既为疫情防控提供更好保障,又切实维护正常经济社会秩序。鼓励企业创新方式,降低工作场所人流密度,采取倒班制保障满负荷生产。立重点企业派驻联络员制度,督促企业开足马力生产……”

 

这是看到湖北以外地方疫情形势有所缓和,呈现可控的情势之下,提出的“既要、又要”:要继续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但同时也要有序推动恢复生产,而且还要“开足马力生产”。

 

恢复生产,自然是要降低防疫对经济及社会生活秩序带来的负面冲击,是要保经济。对疫情强力防控之下,肯定要影响中央提出的“六个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目前的疫情不可能马上消止,只能说逐渐被控制。社会要正常运行,老百姓要有就业,要吃饭。经济要增长。所以必须要找到更好的平衡关系。

 

但未来一周对于控制疫情又是极度关键的,如本文开篇提及的,2003年非典是从春运返工之后才开始的(2月中旬),并在3~4月才爆发。

 

北京还有数百万人未回京(胡锡进前几天提及的数字是800万)。正常复工后,这些人会在短时间内返工,构成巨大的返工潮。相信其他一线和经济发达城市情况类似。人口聚集必然带来疫病在湖北之外异地爆发的风险。

 

另外,笔者估计,以北京为例,2月10日后,政府对机关、事业单位、国企、学校等有比较直接的影响力,可以要求保证防疫不松懈,执行轮岗错峰安排。但民营企业就不一定了。

估计会有大批的企业要求员工正常复工。2月7日,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接受采访时说,“企业老板不用捐东西,你让员工在家办公14天,就是对国家的最大贡献”。但对于这些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而言,停工对他们业绩与生存的影响巨大。很多工作很难实现错峰和分布式办公。这种想法是理想化的,现实执行起来还困难。在家办公实际上就是放羊。所以,企业有担当,主动配合国家战略,想办法平衡好防疫与生产之间的关系的,可能是少数。如果政府不予以明确的指导,只给予模棱两可的建议,则企业恢复生产,大规模人群聚集再次发生是必然。

 

好的情况:现在绝大部分人都是佩戴口罩的。很多公共场所都不允许个人不戴口罩进入。由于防控意识深入人心,人们也会相互监督。一段时间以来的防控宣传及社区层面的防控措施对影响人们的行为起到了很好的作用。理论上,只要所有人都戴口罩,勤洗手,则即便病毒有气溶胶、粪口等传播方式,也不需担心。换位思考,如果你是病毒,会发现在这样的集体防护的人群下,针插不进,水泼不入,很难进行人传人感染。防控漏洞可能出现在最小的人口单位——即同一住所内的家庭。但超过家庭范围,只要人人戴口罩进行防护,病毒还是很难传播。

 

坏的情况:我们对疫病的了解仍然不够不全面。气溶胶这一传播途径也是公布不久。网络上还在流传一些消息,例如病毒的多变、难以捉摸的特征,例如称有患者检测试剂呈阴性之后复发,病毒具备乙肝的特性,等等。

 

如果,只是如果,病毒在异地出现了一个新的爆发,不能说湖北/武汉封城及其他城市暂停复工复学的努力功亏一篑,但也得受是防疫遇到了一个比较大的挫折。而如果套用湖北/武汉的经验,对这个城市如何处理呢?也采用封城、冻结人口经济及社会活动的方式么?

 

而且,过去两周媒体和互联网上报道了许多关于新冠肺炎的悲惨案例、可怕案例。民众是存在恐慌的。一旦出现爆发,譬如一个城市一周内出现数百、上千的案例,则有可能引发群体性恐慌。对物资资源和医疗资源的挤兑也都有可能发生。

 

大家都盼望最好的结果,希望疫情尽快结束。但估计也没有哪个专家能非常自信地打包票说疫情将在未来一两周内控制住。正如疫情当初,专家们对疫病的判断是趋保守的,务必考虑最坏情况,不能掉以轻心,现在也一样,说疫情一定就能被控制住不仅仅不负责任,也不科学。只能说,科学家们、医生护士们、公共决策者们及老百姓要各自尽自己的最大努力。

 

未来两周是关键的两周。

 

笔者相信国务院在2月6日召开防疫工作会议时面临的是非常困难的抉择的,在有限的信息下要做出重大选择。这个选择,就是“既要、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也只能做好自己的工作,希冀最好,并走一步看一步。

 

公共治理和决策是非常复杂的。施政者掌握的信息是有限的,做出的选择的影响力又是巨大的。这是不可思议的挑战。做不好要被批评,做好了可能也会被批评(“大家来找茬”),可能是做的有不够完美之处,可能是做好了也不被认可,还有可能是做好了也不被知晓或干脆忽略。施政者的难处一般很难被体会和理解,而且大众认为质疑和苛刻都是应当的,并找到许多方式对这种姿态合理化(“我们是纳税人”,“这就是他们的工作”,以及,“他们非常的腐败”),等等。这种看法是把自己和政府放在对立面上,其实大家都是社会的一员。决策者也有亲人家属。他们经历的是一样的,也刷一样的朋友圈,何尝不是社会的一部分。

 

对抗疫情需要全中国社会众志成城的努力。需要批评和质疑,但也需要理性、信任、建设,需要正能量。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消灭这次疫病,并且以更好的知识、心理、制度、基础设施准备应对下次疫病。

 

2020年2月份剩下的未来几周将是这次抗疫的关键。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返工潮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